1. 12月度运动员|塞内加尔武术之星奥斯曼·盖耶

    2022年对奥斯曼·盖耶来说,是幸福而又难忘的。这一年,他代表塞内加尔参加2022年伯明翰世界运动会创造该国武术运动的历史。这一年,他曾两次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交流他所挚爱的武术运动。

  2. 十月月度运动员|澳大利亚科里·约翰斯人生因武术而丰富多彩

    作为澳大利亚最经验丰富的武术选手之一,科里·约翰斯通将大半的生命奉献给武术这项运动。自2005年以来,他参加国际武联主办的世界锦标赛,帮助他最喜欢的项目形意拳在澳大利亚乃至国际上有更多的追随者。科里漫长而丰富多彩的武术之旅使他接受了内家拳的风格、中医和道教哲学,并激励了他广泛的旅行。在这个过程中,他与严重的伤病做激烈的斗争,但武术成为他重新获得健康的方式。如今,他依然期待参加精英赛事来挑战最好的自己,他还利用武术训练的积累跨界成为了澳大利亚影视界中的一名特技演员。 初识武术,初登国际赛场 科里现年 42 岁,出生于澳大利亚墨尔本,至今仍住在那里。长大后爱上了李连杰和成龙的电影,喜欢看功夫杂志。 “我会痴迷地观看或阅读任何我能接触到的与功夫相关的东西,”他回忆起前互联网时代。然而,当他十几岁时开始训练时,互联网开始改变了一名新兴运动员接触武术的方式。 “我直到十几岁才正式开始训练武术,” 他说,“很快我就开始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花在训练上。当我不训练的时候,我在网上观看和分析来自中国的运动员的技术。”   2003年,23岁的科里去中国训练武术。 “在中国接受培训是一种与众不同的体验,” 他说。“我非常幸运有机会和北京武术队的队员一起训练。 这让我大开眼界,也是我第一次真正体验到最高水平的武术。与这个级别的运动员在一起,亲眼目睹和体验他们每天所经历的强度和训练,是无价的。离开时我非常有动力,并且对如何训练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两年后,科里参加他的第一次国际比赛,即 2005 年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 8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他回忆说:“老实说,那是一次非常难忘的经历。这是比赛第一次加入新的自选套路和难度动作。那时我参加南拳项目比赛。目睹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如何适应新规则真是令人惊讶,我亲身体验了武术作为一项运动的发展方向。” 科里也充分利用了他在越南的时间,他可以自由地深入探索另一个国家和文化。 “越南是一个了不起的东道国,” 他回忆道。 “ 比赛结束后,我和几个队友留下来,背着背包穿越了东南亚。一些负责照顾国际队的比赛志愿者邀请我们和他们的家人一起留在河内。能够与当地人一起生活几天,这是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他们非常慷慨地向我们让我们与他们的家人一起。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是朋友。 武术新历程:发现内家拳 科里的武术生涯理应全速前进——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很高兴能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另一个大型国际比赛——第九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但在本次比赛开始前,科里的背部受伤,迫使他突然放弃了武术,完全停止了训练。这是一个毁灭性的挫折。他清楚地记得,“受伤后寻求了许多不同的专业医学意见,所有这些都涉及某种形式的手术、通过药物缓解疼痛的计划,或两者兼而有之。这些我都不愿意做。” 科里说,“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我向现在的教练邵照明寻求专业知识。十几岁时他也曾遭受过严重的背伤,他得以康复,并作为陕西武术队的一员,在1989年和1990年连续两次获得全国公开赛冠军。在他的指导下,结合针灸、中医和气功的练习,我慢慢地恢复了武术训练。在此期间,他向我介绍了形意、八卦和太极内功。他向我灌输了内功是完整的系统。他们深深植根于道家哲学,并融入了中医的自愈原理。它们不仅仅是一种体育锻炼形式。这对我的康复起到了关键作用。” 恢复的道路很长,需要耐心和毅力。但当科里习练形意,重获健康和力量时,他能够重返赛场,他很高兴地发现在接下来的世锦赛中增加了一项新项目。 “在2015年我由于受伤经历长时间停滞后,我得以重返国际赛场,” 他说,“ 第 13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举行。这是第一次将形意拳列入世锦赛正式比赛项目。将传统武术项目列入是对是比赛的重要补充,有助于增加形意拳在全球的曝光率。我很幸运能够获得第六名。” 回到澳大利亚后,科里继续刻苦训练,不断完善自己的技术和技能。 2017年,在俄罗斯喀山举行的第14届世锦赛上,他在形意拳项目排名第5。受到鼓舞,他回到了澳大利亚,并将目光投向了两年后的上海世锦赛。 在参加另一届世锦赛之前,科里同很多合群、充满活力的澳大利亚队员,参加了在峨眉山举行的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压力小了很多,但正如他发现的那样,每场比赛都会提供新的学习体验。 “与世界武术锦标赛这种精英赛事相比,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的氛围如此不同。因为每个国家(地区)不限于派出 10 人的团队,所以更多来自不同技能水平和年龄组的运动员可以参加比赛。那里的压力要小得多,因为每个人都只是在那里玩得开心,共庆他们对武术的热爱,同时展示他们的技能。” “在喀山完成了第 14 届世锦赛,” 科里回忆道,“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来到了传统武术锦标赛。我是在第一天第一场比赛第一个上场的运动员。我的名字被叫到了,我走到垫子上,全神贯注,准备出发。我开始表演我的形意套路。在我转向改变方向的几个动作中,我注意到第二名运动员也在场上与我同时进行他们的常规动作。我很快意识到这两项比赛之间的主要区别之一。为了满足大量运动员的需求,他们不得不一次同时两名运动员上场。勉强避免了碰撞,我设法保持镇定。这不是我最好的表现,但我仍然设法获得了一枚银牌(二等奖)。倘若我现在知道,我肯定会在比赛场地上重新定位以容纳第二名运动员。回想起来,我对这场比赛有着美好的回忆。” 错失奖牌,苦乐参半上海时刻 到 2019 年科里抵达上海参加第 15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时,他正在寻求提高自己的排名并登上领奖台。他的家人专程到上海观看他的比赛并为他加油。形意拳赛事人才济济,充满活力的科里表现出色,获得了 9.23 分。他最接近的竞争对手的得分几乎相同——但以微弱的 0.03分击败科里。 回首往事,科里指出,“我不会撒谎——这非常令人难过。以 0.03分之差错失奖牌是很内心是艰难的,多少有点刺痛。我想更多是因为我的家人从澳大利亚飞来支持我,我希望他们能看到我登上领奖台。当我第一次代表澳大利亚参赛时,我从未想过自己有机会在国际赛事中获得奖牌,因此专注于赢得奖牌从来都不是我的动力。我一直只想拿出最好的表现,让我的教练和我的家人感到自豪。我不是一个天生好胜的人。我更多将比赛当作保持动力的来源,使自己每天努力保持训练。我知道,如果我全神贯注,将精力集中在日常训练中,那么我就毫无疑问会实现自己的目标,成为最好的自己。武术教会了我这一点,我试图将它应用到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形意拳相伴的日常生活 我们问科里,形意拳对他有何吸引力。 “形意有很多我喜欢的地方,” 他回答说。 “虽然绝对不是最具观赏性或最炫酷的风格,但我经常认为它是所有武术中看起来最简单却是最复杂的风格。我喜欢形意的正是这种矛盾的性质。我认为它本质上是内在的,它与我的个性非常吻合。我有时会非常内向,偶尔会爆发性和精力充沛的爆发。另外,从生物力学上讲,我觉得自己也很适合形意。作为一个身高超过1.8米的武术运动员,我的身高相当高,在风格更快的武术项目中,与更矮、重心更低、四肢更短、更快的武术运动员竞争,我将处于很大的劣势。我喜欢形意的内省性。它启发我向内看,而不仅仅是关注我训练的外部和身体方面。而这只能通过安静和内省的时候来探索实现。它真的帮助我平衡了原本忙碌的生活方式。”   在武术之外,科里经营着自己的小型私人培训业务。这让他可以将他的许多训练技巧应用到他的工作中,也让他可以自由地安排武术训练训练。…

  3. 九月月度运动员 | 米歇尔·桑托斯:闪耀世界的巴西武术之星

    米歇尔·桑托斯 (Michele Santos) 十几岁时爱上了武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在世界上最著名的体育领袖之一、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面前表演武术套路。让我们一起来了解她的武术故事。

    在2022 年7 月美国伯明翰举行的第十一届世界运动会上,她为巴西赢得了一枚引以为豪的长拳铜牌,这是她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除此之外,米歇尔还受邀作为泛美洲武术运动员代表,与巴赫会面交谈。作为一名真正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武术的运动员,米歇尔努力实现她的个人目标——其中之一是成为她所在国家最好的武术运动员,同时也在致力于在巴西推广和提升武术这项运动。

  4. 阿方索·巴巴里西新一代意大利武术冠军

    意大利武术新星阿方索·巴巴里西来自意大利南部的一个小镇——巴罗尼西。或许这个小镇名字让你听起来并不陌生,那是因为这也是意大利著名武术明星米歇尔·佐丹奴(Michele Giordano)的家乡,而他也正是阿方索的教练。从在2019年上海首次参加国际最高水平的国际武术赛事第15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到获得2022年伯明翰世界运动会在剑术枪术全能项目银牌,他对武术的爱超越奖牌,阿方索更享受最为一名武术运动员本身所带来的持续体验。

    如今,他正在备战2023年的第十六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希冀在比赛中位列前八而拿到通往套路世界杯的入场券。

国际武联全球合作伙伴

国际武联全球赞助商

国际武联全球供应商

受认证(合作)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