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5月月度运动员:澳大利亚首枚武术世锦赛金牌得主林虹贝

    林虹贝现年33岁,是澳大利亚的武术运动明星。她从2007年起参赛,并在2015年雅加达武术世锦赛的南拳比赛中,为澳大利亚夺得史上首金。而这并非林虹贝第一次创造历史了—此前在2013年吉隆坡武术世锦赛的套路比赛中,她摘得一铜,这也是澳洲运动员首次在该项目上获得奖牌。在2007、2009、2011、2013及2014年,她五度夺得澳洲全国冠军,是迄今为止澳洲武术套路国家队里最成功的运动员,而她阳光开朗的性格、对武术的热忱和超高的人气,也使她成为了澳大利亚名副其实的武术大使。她在赛场上历史性的精彩表现,推动澳大利亚的武术运动发展进入新阶段。此外,她也在帮助培养澳大利亚新一代的武术运动员,目标直指未来(2026)的青奥会。   与南派武术的不解之缘   林虹贝出生于西澳大利亚的珀斯,从小看着武侠电影长大,对武术有浓厚兴趣。她说:“我高中时开始学习柔道,16岁那年转练武术后,就专攻南派武术——南拳、南刀和南棍。所以从第一次参赛一直到现在,我比的都是这几个项目。” 林虹贝练习南拳的决心,就像她的马步一样坚定不移。她解释道:“从一开始习武,我练的就是南拳,因为我教练退役前是练这个项目的。我真的很喜欢南派武术,尤其是南派在攻守招式之间那种短桥寸劲、迅疾紧凑的特点。我上的武校是西澳精武体育会,这是一所传承自霍元甲的精武学校,所以我也会练习传统精武套路。” 她还表示:“从第一天起,我就是跟着陈琪(音译自Kee Tan)练习武术的,他是澳大利亚国家队的主教练,是我职业生涯中极其重要的一个人。之前有其他访问教练来过我们武校,我也去过几次中国,但我只跟着他在澳大利亚接受训练。”   从全国冠军到世界冠军   第一次夺得全国冠军时,林虹贝还未成年。“我非常享受在历届澳洲全国锦标赛和大洋洲锦标赛的参赛过程,看到澳大利亚全国各地的运动员为了同样的热爱齐聚一堂,我觉得特别开心,而且这些年来,竞赛的水平也越来越高了。” 她说:“对我而言,作为一名运动员,成功是指发挥出个人最好水平,而且这一点不仅正式比赛时要努力做到,在准备和训练中也是一样。这就要求你在受挫时顽强地挺过去,重新振作、继续前进。” 当被问及她最喜欢的一段参赛经历时,林虹贝深思熟虑后说:“其实每场比赛的感受都稍有不同,因为竞赛规模不太一样。在国家级赛事中,我代表的是我的家乡,也就是珀斯和西澳大利亚州;在国际赛事中,我代表的是我的祖国。但不管哪种比赛,能参与其中都很荣幸。目前为止我感觉最棒的一段经历,就是在第13届武术世锦赛上为澳大利亚夺得金牌了。” 对于运动员来说,在世锦赛上斩获某个项目的金牌,本身就已足够激动人心了。但如果这枚金牌同时还是本国在此项比赛中的史上首金,那就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了,而这正是林虹贝在雅加达第13届武术世锦赛上的经历,当时整个澳大利亚代表队都沸腾了。林虹贝回忆道:“那时真的非常开心,我的梦想终于成真了。当我站在领奖台上,看着澳大利亚国旗缓缓升起,听着国歌响彻赛场,我都感觉像做梦一样。我像准备其他赛事一样为这场赛事做准备。当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拿了冠军时,我激动的哭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非常感谢所有曾给予我支持的人,比如我的教练、队友、家人和朋友。大家当时都很兴奋。我们回到珀斯后,还跟武校的所有运动员和教练一起聚会,庆祝了这个好消息。这段经历也给了我更多的动力,激励我更加刻苦训练,更上一层楼。”   武术在澳大利亚:发展与挑战   此后近10年间,林虹贝一直关注着武术运动的发展,也目睹了武术在大洋洲的开花结果。她说:“从2015年我获得奖牌到现在,竞技武术的演变和发展是毋庸置疑的。再早些时候,要想学习武术套路和难度动作,能找到的资源相当少。但现在,网上有大量免费资料可供大家参考,在很多国家和地区武术运动的国际水平不断提升,令人惊叹。”林虹贝也表示,社交媒体的兴起也是一大变化,极大地拉近了澳大利亚与其他大洲之间的距离。“以前大家互相联系都是用电子邮箱,现在直接在网络上通过社交媒体进行交流。” 尽管武术运动已有很大发展,但林虹贝认为,在澳大利亚,武术仍面临一些挑战。“到目前为止最大的挑战就是新冠疫情。在这场疫情的影响下,武术运动的习练者数量下降了,参赛机会也变少了。如果跟我刚开始习武时相比,现在这项运动在大洋洲肯定取得了很大发展,但这个过程很慢,因为在澳大利亚,武术没有充足的资源支撑,政府不给拨款资助,参赛的费用都只能我们自己承担。大多数武校都缺少硬件设施(比如套路竞赛用的地毯),导致学生无法练习包括难度动作在内的自选套路。但我们也相信,总有一天,这些问题都会得到解决的!” 林虹贝进一步补充道:“在我的武术职业生涯中,资金问题一直是最大的障碍,现在依然如此,澳大利亚武术国家队参加比赛也是要自费,政府或私人实体不给我们提供任何拨款或补助。所以,为了支撑自己的热爱,我们必须在训练之余努力学习、工作,为自己提供资金。” 虽然有不少的挑战和牺牲,林虹贝仍对自己的运动员生涯充满感激。“成为一名武术运动员最棒的一点,就是能在国家级赛事中代表我的家乡——西澳大利亚州——参赛,还能代表我的祖国出战国际赛事。我最难忘的记忆,就是2015年在雅加达武术世锦赛上,夺得澳大利亚史上首枚南拳金牌。我非常感谢队友、家人和祖国给我的一切,能为大家赢得这枚金牌,是对我最好的奖励。另外,和队友们一起旅行,是参加国际赛事最有意思的一点,因为大家都在为祖国刻苦训练、互帮互助,这种感觉特别棒。” 新冠疫情爆发后,林虹贝与队友之间的紧密联系变得更加珍贵。对此,林虹贝说:“疫情期间训练是很难的,由于防控限制,我们不能进训练馆,只能自己想别的办法,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家练体能。我们也会看国际武联的云课堂视频,还有很多队友参加了国际武联举办的武术套路网络大赛。”林虹贝本人也在2021国际武联武术套路网络大赛中拿到了南拳二等奖。   武动人生:传承与期待   武术之外,林虹贝已经在一家医院做了十年的药剂师。就在不久前,她取得了公共卫生硕士学位,目前正攻读该专业的博士学位。她表示:“多年来,我一直努力在工作、个人生活和武术训练之间寻找平衡,要做到这点的确不容易,我只能尽力而为,养成好的生活习惯,提高效率。虽然这一路上有不少挑战和挫折,但我都凭借毅力挺了过来,这极大地帮助了我实现自己的目标,也让我的生活越来越轻松。我的家人都很喜欢运动,对于我的武术生涯也非常理解与支持。” “我练习武术很久了,这项运动已经完全融入了我的日常生活。在训练中获得的很多技能和经历,也能用到我个人生活和工作的其他方面。我最终将从竞技武术套路项目退役,转当教练,在教学领域发挥更大作用,带领更年轻的运动员们刻苦训练,把武术训练、竞赛的乐趣与积极体验传给下一代运动员。” 在澳大利亚体育界,林虹贝被视为武术运动的大使,她对这项运动及其在澳发展的热忱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她说:“多年来,武术界和我的教练给予了我很多,我觉得除了打比赛以外,练习武术最好的事情,就是把我学到的东西分享、传授给下一代运动员。我现在正在我的武校训练年轻运动员,并担任了2022年印尼第8届武术世青赛澳大利亚青少年武术套路国家队领队。当听说武术成为青奥会的正式比赛项目时,我真的特别开心,因为这也证明了武术这项现代竞技运动已取得长足的发展。希望我们的年轻运动员能继续为澳大利亚争光!”    

  2. 4月月度运动员—埃及散打之星莫塔斯·雷迪

    埃及散打之星莫塔斯·雷迪现年33岁,长期是埃及顶级散打冠军。他在2015年雅加达武术世锦赛获得金牌,2017年喀山武术世锦赛获得铜牌,在西安第八届武术散打世界杯获得银牌,在杭州第九届武术散打世界杯获得铜牌。他是前国际武联运动员委员会委员,他为国际武联云课堂制作散打技术课程,同时也是非洲武术协会赛事的官员,并指导了许多埃及散打运动员。在90公斤以上大重量级别中,莫塔斯在擂台上是威严的形象,但在赛场下他是武术散打界最受欢迎的运动员之一,他的战斗能力和在埃及、非洲乃至全世界推广武术的贡献令人尊敬。   初识散打   莫塔斯还记得他青年时的体育格斗生涯是如何在他的家乡开始的,10月6日,在吉萨的一座卫星城,大开罗都会区中,“我发现了一家私人武术散打俱乐部”,他说,“这就是10月6日体育俱乐部,我从2000年开始练习散打,这项运动虽有挑战但很有趣”。他记得他的第一场比赛非常艰难,因为“我不是很清楚散打的规则并且犯了很多错误。但通过仔细观察很多埃及散打前辈的比赛,我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我学到了要关注比赛中最精准的细节,进攻与防守的技巧,这让我成长为了一名专业运动员。此外,当然还要把教练的指导铭记于心。我的教练阿姆鲁·曼杜(Amr Mamdouh)从我的第一个训练周期就开始指导我。他教了我将近15年并且教得很好,他教会了我很多有关散打的知识。我的成长归功于他。”   莫塔斯训练很专注,在地方及国家散打比赛中,他磨练了自己的格斗技巧并积攒了擂台经验。他成熟之后变得很强壮有力量,并且最终加入了90公斤以上的大重量级别中。在2015年,莫塔斯在雅加达第13界武术世锦赛上首次国际亮相,这次比赛促使他成为了埃及散打巨星并成为了世界散打圈里的顶级冠军。   埃及首金,创造辉煌   他的雅加达之路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莫塔斯说:“因为很多原因,这个锦标赛成为我运动员生涯中最重要的比赛。首先,当然是因为我在我的重量级中拿到了金牌,也是埃及目前唯一一块90公斤以上级别的金牌。其次,因为我为埃及赢得了当时世锦赛上唯一的一块金牌。但更重要的是,我从一个非常严重的伤病中恢复了过来,那是右腿的一个双重骨折,在当时足以结束我还未起步的国际运动生涯。   雅加达比赛一年前,莫塔斯在为2014年散打世界杯备战。但这期间他的腿严重骨折了,他回忆道:“在受伤的那一刻,是我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艰难的时刻,这是我遇到最困难的挑战因为它就发生在2014世界杯的前一周。所以我非常伤心,觉得我的梦想变得遥不可及。预期来说,从这个伤病中完全康复一般需要两年的时间。但因为需要6个月的时间备战世锦赛,所以我受伤后3个月就开始了训练。有时我的脚非常肿,我就会把它包起来这样我的教练就不会发现。他会让我休息一阵但我并不想,我只想实现我的梦想。”   “但是”,莫塔斯回忆到,“实现梦想的决心推动我继续。在世界的散打大本营,西安,进行为期一个月的中国训练营是我遇到最美妙的一件事。我们和中国一线队伍一起训练,这对我成为一个武术运动员意义重大。” “至于决赛,”莫塔斯形容道,“与我对战的是一个在2013年马来西亚世锦赛获得铜牌的强大对手。他通过击倒赢得了所有此赛,所以我的战术就是聚焦于可以把他推下台的技巧来避开他的技术。这个计划成功了,我赢得了这场比赛。当我在胜利中举起手时,我忘记了所有疲惫和疼痛的时刻。幸福洋溢在整个队里,这对我和我的国家而言是一块弥足珍贵的奖牌。”   莫塔斯很感激他的教练们为帮他从伤病中恢复所做的努力,并且对他很有信心。“贾马尔· 加纳姆(Jamal Ghanem)教练和瑞曼丹·扎基(Ramadan Zaki)教练从我受伤后一直陪伴着我并做了大量的工作。侯赛因·阿卜杜勒·毛古德(Hussein Abdel Mawgoud)教练是最重要和最突出的人。他是国家队的教练,他赌定并选择了我,即使在我还未完成康复。他选择时我甚至还因伤病而移动困难,但他对我很有信心并制定了适合我的格斗战术。” 当裁判最终举起莫塔斯的手时。整个埃及队疯狂地欢呼庆祝。“有一张在决赛后的照片,”莫塔斯说,“我的教练在胜利后爬上擂台,我只能通过拥抱他来表示我对他为我做的一切努力的感激。” 对于他的队伍来说,莫塔斯说:“埃及是武术界非常强的队伍之一,并经常在比赛中很突出。最近在2022年印尼世青赛上获得了第二。我为我是埃及队的一员感到骄傲。这是一个很棒的队伍并且有很多冠军,例如,伊斯兰·纳吉布(Islam Naguib), 艾曼·贾拉尔(Ayman Jalal), 奥马尔·马姆杜赫·马哈茂德·阿特夫(Omar Mamdouh Mahmoud Atef)等等。我们总会互相支持鼓励。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不会取得成功。”   不畏强手,享受赛场 莫塔斯雅加达获胜后回到埃及成为了散打之星,展望着他的下一次散打比赛。“世锦赛是最美妙最享受的比赛,”他说到,“它总是让我有资格参加许多其他比赛”。接下来是2016年西安的散打世界杯,他赢得了银牌。“世界杯,”莫塔斯说,“尽管比赛很少,但会更激烈,因为这是与世界最好的四个运动员的比赛,这都是困难的比赛。”   一年后莫塔斯 在摩洛哥赢得了2017年非洲锦标赛的金牌,并且参加了2个顶级散打比赛,喀山第14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和紧接着在中国的2017年散打王比赛。“喀山世界武术锦标赛非常困难,”莫塔斯说,“排在前四位的中国、伊朗、保加利亚和埃及的顶级运动员比赛竞争很激烈,甚至与我第一场对战的西班牙选手也很强壮,但我通过不给他进攻机会从而战胜了他。”莫塔斯在与中国的实力派选手、全国冠军叶翔进行了艰苦的半决赛后,获得了一枚铜牌。 在仅仅几周后的10月,莫塔斯在中国散打王的决赛中又与叶翔对战,并获得了梦寐以求的银牌。散打王是中国最流行的现象级体育电视节目,它展示了散打传奇人物和英雄。莫塔斯回顾了这一独特的赛事,他说:“散打王比赛是一个氛围不同的专业赛事。我的对手很强大。中国选手绝对是最好的。比赛氛围很有挑战性,中国观众坐满了场馆。我很荣幸能参加这样的赛事,并且我希望可以再次参与。”   贡献力量,武爱愈深   在赛场外,莫塔斯也深入参与在埃及,非洲和全世界推广散打运动。作为2015-2019年国际武联运动员委员会的委员,他很积极。对于这一点他说:“这是一段很重要的经历,我很荣幸可以为全世界的散打运动员做出自己的贡献。我们为散打运动的发展做出重要决策,特别是在与运动员有关的问题上。委员会为推动世界散打运动的发展做了很多,我认为我们仍有很多可以在在未来实践的想法来推动这项运动发展。”   在疫情期间,武术活动大多转为了线上,在2020年,莫塔斯在国际武联武术云课堂平台上带来了散打基本技术和应用的课程,同步在zoom和武术TV 等多平台上直播。“在疫情期间肩负起教学和帮扶的责任是一项困难但美妙的任务”他说到,“我像热爱训练一样热爱教学。国际武联发布了一系列优秀的课程并赢得了大家的支持。” 莫塔斯热衷指导帮助年轻散打运动员,对散打教学的热爱源于这种热情。他告诉我们,“我是10月6日体育俱乐部的技术总监,就是那个20年前我长大的俱乐部。我尽我所能来回馈这个教给我很多的地方。我是青年散打队的教练,指导的运动员曾在世青赛获得第二名。执教是一个很专业的事情。像青年运动员展示你的经验,了解他们感受的细节是一件很有趣并有挑战的事情。我曾经和他们一样,所以我知道他们的想法和他们的痛苦。现在训练恢复了,我对未来有很大的期待。” 除了执教,莫塔斯在埃及和非洲武术发展和推广的组织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国家青年队的教练,我也是非洲和阿拉伯武术联合会运动员事务委员会的成员,以及埃及武术联合会中运动员事务委员会的主席。同时,也是埃及和非洲武术联合会技术委员会的委员。我也在埃及、非洲和其他阿拉伯国家开展武术散打讲座。” 当莫塔斯回想自他开始职业生涯以来,武术/散打在埃及和非洲的发展情况时,他对其未来的发展方式有一些想法。“我在委员会会议上提出了这个议题,我们必须努力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散打,因为它是全球所有格斗比赛的基础。武术TV频道的出现确实帮助了这项运动在埃及和非洲的发展,它帮助推进武术国际赛事的传播和介绍武术发展的最新情况。同样,我们很幸运由谢里夫·穆斯塔法(Sherif Mostafa)担任埃及和非洲武术联合会主席,他为推动武术散打运动在埃及乃至非洲的发展做了很多工作,并在非洲开展教育训练营和教学课程。如你所见,这大大促进了这里武术散打的发展。我已经提交了一份提案,希望进一步发挥国际武术联合会专业委员会的作用,并尝试在世界各地创立更多专业散打比赛,并鼓励各协会创立这样的赛事来推广散打运动——并最好能让选手获得奖金。   说到武术和比赛,我们询问他对于武术成为2026年达喀尔青奥会正式比赛项目的想法。他激动的说到:“我认为这是武术发展历程中上最重要的一步。这是武术进入夏季奥运会的开始。这将有助于传播这项运动,并向全世界展示什么是武术和武术的魅力。”   家庭与未来   目前,莫塔斯继续着他在10月6日俱乐部的总教练工作。他告诉我们,家庭在他的运动成就和作为运动员的幸福中一直起着很大的作用。“我的家庭帮助了我很多,”他说,“从小时候开始,我拥有我需要的一切所以我可以去追求我的体育事业。我父亲很支持我,我妈妈也帮助了我很多,尤其是在我伤病期间。婚后,我的妻子是我最大的支持者,所以我经常从她那里汲取力量,与她分享训练、旅行和训练营里的烦忧。我有一个多么伟大的妻子,和她一起,我才能取得许多成就,她一直在我身边。”…

  3. 03月度运动员:墨西哥武术之星亚历克萨·克鲁兹

    现年22岁的亚历克萨·克鲁兹已是墨西哥的老牌国家(武术)冠军,也是该国国家武术队的顶梁柱,曾在泛美武术锦标赛中斩获多枚奖牌。在上海2019年的第十五届武术世锦赛中,她凭借自己的精彩表现,拿到了2022年伯明翰世界运动会的入场券,获得了女子棍术&刀术全能第四名的个人史上最好成绩。目前,克鲁兹正在墨西哥的一所大学学习纳米技术工程,她巧妙地平衡严谨的学业和高水准的武术训练。毫无疑问她将继续是墨西哥引以为傲的武术冠军,也是激励年轻武术运动员们的榜样。她希望在自己热爱的这项运动中继续大放异彩,在墨西哥乃至整个泛美地区的武术推广中发挥发挥重要作用。 习武之初心溯源 亚历克萨与武术的缘分始于四岁那年。她的父亲是一名从教近30年的武术教练,希望女儿能够健健康康、身强体壮。据亚历克萨回忆:“当时他让我选一项运动,选什么都可以,只要我喜欢就行——但我当时还小,说起运动就只知道武术。所以我就选了武术!那时这项运动还不像现在这么有名。” “我已经打了十六年比赛了,”亚历克萨说,“但一开始,我并没把这当成多么正儿八经的事情。我爸妈说,我第一次比赛之后是蹦蹦跳跳离开场地的,而不是像别人那样走出去。小时候参加训练,旁边有几个很厉害的运动员在练习现代武术,我记得我爸当时是在教他们南拳、散打和一些规定套路,我看着看着就入了迷。” 九岁那年,亚历克萨开始参加墨西哥级别更高的比赛。她回忆道:“许多孩子表现都很出色,这也让我备受激励,更加全力以赴。我第一此参加国际级别的赛事是在2011年,当时在土耳其安卡拉举行的世界儿童运动会上,我见到了来自世界各国和地区的运动员,了解了不同的文化,这也是我最难忘的经历之一。 这场国际赛事让亚历克萨大开眼界,立志要成为墨西哥最好的武术运动员之一。她告诉记者:“继安卡拉之后,我参加了阿根廷、墨西哥、巴西和美国的四届泛美武术锦标赛。我也去保加利亚参加过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虽然那次表现不是最好的,但我学到了很多。我还在中国上海参加了第十五届武术世锦赛,那是我参加的所有比赛中最棒的,赛事组织真的是井然有序,开幕式更是无比震撼,向世界展示了武术这项运动不断壮大的蓬勃生机。所有运动员的水平都很高,让我增长了见识,充满了动力。”   她表示:“这些参赛经历令我受益匪浅,从运动员生涯和人生阅历上来说,都是宝贵的成长机会。不管是国家级还是国际级的比赛,我都能更好地了解自己的不足之处。说实话,每场赛前我都会感到紧张、兴奋、开心又幸福。”   亚历克萨指出,参加国际级的锦标赛需要巨大的投入:“因为每个运动员代表的是自己的国家(地区)。对我个人来说,能进入国家队是莫大的荣耀,我也想用自己的经历带动更多人从事这项运动。另外,代表自己的国家参加国际级的锦标赛,也能让武术在整个体育圈以及本国国内获得更大影响力。 习武之选择与坚持        亚历克萨主攻刀术和棍术。她表示:“我一直都特别喜欢练棍。我在青少年C组的时候比的是棍术和剑术——没错,这二者组合比较少见!但升组之后,我就必须做出选择——要么练剑和枪,要么练棍和刀。我就去看了青少年B组的规定套路,一下就被刀术的力量感和各种动作吸引住了,再加上棍本来就是我的最爱,所以选择起来就很简单了。我觉得自己表现不出剑术要求的那种优雅,而且我喜欢做更有劲道的动作,所以练刀更合适。”   对全世界的运动员来说,新冠疫情是一个巨大挑战。亚历克萨说:“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讲,疫情都是我们最困难的时期。武术学校都关门了,课程全部改到了线上,我们只能在15平方米的小场地练练基本功,所以真是不小的挑战,但最关键的训练我们也没有落下。” 2022年世界运动会:勇攀新峰 2022年,亚历克萨代表她的祖国墨西哥,参加了伯明翰世界运动会的武术比赛。这既是她职业生涯的一大高光时刻,也是她人生中最刻苦铭心的一段经历。“2022世运会可能是迄今为止最让我筋疲力尽但却兴奋满足的比赛了。”她回忆道,“得知自己入选了国家代表队时,我简直不敢相信,因为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这是我能想象到的最好的机会了。” 在赛前准备方面,亚历克萨的训练项目是由墨西哥国家武术队为她专门定制的。从家里出发,她要花十二小时到达国家队的训练基地,此外还要根据专业营养师的要求做一系列健康检查。 亚历克萨说:“这场比赛真的无与伦比,我见到了许多世界级的运动员,所有参赛者的水平都非常高。在我所参加的项目即将开赛时,我们所有运动员都会在热身区排成一列,然后走进比赛区域,这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了,肾上腺素飙升。” 亚历克萨笑着继续说道:“我得跟你说,我们墨西哥队其实挺闹腾的,就是队友们常常会大声喊加油。但这届世运会是我孤身一人去的,身边没有教练、队友、家人或朋友,是武术比赛中唯一一名墨西哥运动员。当我走上比赛场地时,没有人为我喊加油。但是我刚刚比完,就听到有人大喊了一声‘墨西哥万岁’,我一回头,发现原来是一位墨西哥观众,而且他也是运动员,两天后要参加柔术比赛。” “赛后,”亚历克萨回忆道,“我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我觉得这次可以算是我比得最好的一场了。我回到热身区,看到了家人和队友发来的信息,社交账号上也满是祝贺。我突然意识到,虽然远隔万里,但其实他们都在观看我的比赛,为我摇旗呐喊,所以我非常感谢他们的支持。   武术在墨西哥及泛美洲地区   武术在世界各地的推广程度并不相同。该项运动在亚洲更加广为人知,而在泛美洲地区,武术运动员们则面临更多挑战。“在墨西哥,武术正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亚历克萨解释道,“但它依然比较小众,很多人不觉得这项运动多么重要,因为它不是奥运项目。所以,单靠武术是没法养活自己的,训练开销也不小,而且这些费用都由运动员或其家庭承担。大多数情况下,墨西哥的运动员们都不得不办一些抽彩、食品售卖之类的募款活动,筹措参赛经费费。”   “但抛开这些小困难不谈,”亚历克萨补充说,“墨西哥和整个泛美洲地区武术运动员的专业技能,以及武术在美洲的发展,都是响当当的。不管是北美洲、中美洲还是南美洲,运动员们都非常热情友好。2022年在巴西举行的泛美洲锦标赛就给各国运动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大家赛中砌磋比试、赛后共渡美好时光,而把我们凝聚在一起的,正是武术这项运动。”   亚历克萨与墨西哥国家武术队一起到各地比赛的经历也非同寻常。“大家都特别幽默,会互相鼓励,给予精神支持,”她说,“队员们总会在队友上场比赛时大喊加油。在你需要时,他们也会给出好的建议。”她指出,体育运动有跨越国界凝聚人心的力量。“在2022年世运会上,我还遇到了来自阿根廷和智利的运动员,我们还会自称拉丁美洲队,”亚历克萨道,“还有一位巴西运动员,她教了我很多东西,而且世运会后两周,我俩还在巴西见了一次面。我们的关系很好,会在社交媒体,尤其图享平台上保持联系。”   习武修炼身心,塑造人生 “在我看来,”亚历克萨继续说道,“我遇到过的最大的挑战,就是之前在一次国家锦标赛中成绩垫底后,重新找回习武的动力。我从那时起才开始明白,比赛只是一时的事情,通过比赛可以收获奖牌或查缺补漏,但赛后要继续严格训练并持之以恒,因为这才是通往成功之路。” 亚历克萨表示:“我认为参加武术比赛能让我更好地了解自己的水平。参赛的一大好处,就是展示自己日常训练的成果,而且紧张、兴奋的情绪和激增的肾上腺素,能让你学会如何为大赛做准备。在我参加的所有比赛中,2022年的世运会是最棒、最顶级的一场,因为它凝聚了我18年来的刻苦训练,而且把我的生理、心理和情绪都发挥到了最好。赛后的我愈加自信,也更加享受比赛了。” 2022年世运会后,亚历克萨还注意到,“习练武术小孩也开始找我聊天,向我寻求建议,这是最让我有成就感的,因为这种榜样激励作用,是一个人能给他人提供的最有力的帮助。” 除了全情投入与丰富的经验,亚历克萨也得到了国内外诸多教练的助力。她回忆:“最开始时,我的训练是由我父亲指导的。他让我明白了勤奋与坚持乃成功之路的道理,并且一直在支持着我。国家武术队的罗兰多罗兰多·甘姆博(Rolando Gamboa)和丹提·甘姆博(Dante Gamboa)父子也曾是我的教练,他们帮提升了武术技巧,并且教会了我一些新的动作。后来因为我上大学的地方离原先的武术学校太远,我的训练就交由国家队成员克拉丘雷(Crachure)指导了,他的宝贵建议让我有了很大进步。另外,在我整个运动员职业生涯中,阿维纳斯(Avinas)一家也一直在技术和难度提升上为我提供建议。2017年我还在中国训练过,有机会的话我愿意再去一次,因为与中国运动员一起训练真的让我获益匪浅,还能学到很多实用的方法来提升自己的表现。 亚历克萨说:“我们一家人都是武术爱好者,尤其是我父亲,他认为武术是一个好伙伴,有利于人格的塑造,而我母亲也觉得武术让我们全家更加积极向上、开心快乐、健康自律。他们之所以视武术为最佳运动,是因为武术的视觉美及其背后蕴含的哲理与价值观。 武术与生活:寻找平衡 在大学里,亚历克萨的专业是纳米技术工程,这给她在武术训练和学业之间的平衡带来挑战。她解释道:“纳米技术是一门在纳米级别(接近原子尺寸)上对物质进行研究和制造的科学,可以用来设计和制造具备块体材料所欠缺特性的新结构、物质与装备。为了平衡学业和武术训练,我会按优先等级给所有事情排序,那个最重要、最紧急,就先做哪个。这的确很不容易,有时会因为比赛而错过考试,有时在赛前训练后,还要熬个通宵完成作业,或者一整个周末都要学习。幸运的是,我的同学都很照顾我,他们会拉我一起参与讨论、帮我复习备考,耐心回答我的问题。” 在武术训练与学业以外,亚历克萨说:“我喜欢在家看浪漫电影,也很喜欢去电影院或剧院。我还很爱听音乐和读自我提高类的书。” 武动人生,展望未来   2023年武术世锦赛定于美国德克萨斯州举行,这让墨西哥乃至整个泛美洲地区的运动员们倍感兴奋。“我们现在正等着国内比赛结果,然后就可以知道谁能进国家队了。我忠心地希望自己能参加2023年的世锦赛,因为我相信这届比赛肯定会很精彩。另外,这是新冠疫情后的第一场武术世锦赛,运动员的兴奋热情与欢欣鼓舞,会让这次比赛更具特殊意义。” 亚历克萨补充道:“在美洲办武术世锦赛意义非凡,因为泛美洲地区的运动员们终于可以在离家更近的地方比赛了,而且墨西哥和美国接壤,所以希望我的朋友和家人可以到现场观赛。在我们墨西哥,运动员们刚一得知这个消息,就立马开始大力宣传了,所以我们预计今年的国家级比赛会有更多人参加。我也相信,2023年的世锦赛会激励墨西哥运动员们更加努力奋进。” 对于占据了自己大半生的武术职业生涯,亚历克萨进行了一次回顾。她说:“武术教会了我自律、自信与坚持。我热爱这项运动,并视其为促进我个人发展的关键工具。我尚待实现的一个目标,就是参加一次武术套路世界杯。作为一种“遗产”,留给墨西哥武术运动员一种可以实现更高目标、获得更大的认可的发展路径。同时,我也希望有自己能够激励他人,因为这不仅会让我颇有成就感,而且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作为一名武术运动员,我想在国内推广武术。” “那天有个小女孩在看我训练,”亚历克萨说,“之后我问她有没有练过什么体育项目,她回答说:‘还没有,但我想练武术。’这真的让我备受鼓舞,因为是我向她展示了这项运动,让她产生了这个想法。我觉得武术运动员、裁判和教练都能让世界各地的人们更好地了解并参与到这项运动当中。我们向让世界展示,武术不仅是一项运动,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4. 2月度运动员:瑞士武坛领军人物萨米·本·马哈茂德

    2月度运动员:瑞士武坛领军人物萨米·本·马哈茂德 连续参加七届世界武术锦标赛本身就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瑞士运动员萨米·本·马哈茂德并没有止步于此——他期待着他的第八个世界武术锦标赛,今年秋天将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沃思堡举办。自2007年以来,他是瑞士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武术套路运动员,在瑞士全国锦标赛中连续获得金牌,成为欧洲冠军,并两次参加套路世界杯。除此之外,他还孜孜不倦地在整个瑞士推广武术运动。从开始作为瑞士武协运动员代表,到最终成为瑞士武协的现任主席。说到他的挚爱的运动,萨米在做出将毕生奉献给武术的关键决定之后就全力以赴。他开设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武术学校,在那里他继续培养下一代瑞士武术运动员和爱好者。而他还只有37岁。作为瑞士最有经验的运动员和体育领袖之一,萨米的投入、远见和坚持不懈的努力继续使瑞士在武术版图上熠熠生辉。

国际武联全球合作伙伴

国际武联全球赞助商

国际武联全球供应商

受认证(合作)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