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月月度运动员 | 埃及散打运动员艾哈迈德·萨米尔的多面人生

    埃及选手艾哈迈德·萨米尔在 2023 年第 16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上获得男子散打 90 公斤以上组铜牌,成为唯一一位在该赛事中获得奖牌的非洲男运动员。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住在纽约,在世锦赛前两个月才加入埃及队,在其他选手被拒签的情况下,他在很短的时间内英勇地参加了比赛。这场胜利与他十年前的胜利如出一辙,当时他在 2013 年世锦赛上获得了一枚铜牌。与他的散打生涯同步,他也发展成为一名涉猎多种搏击运动的运动员,萨米尔还是埃及拳击冠军,并入选埃及拳击奥运代表队。他还是综合格斗冠军,最近还开始参加马拉松比赛。萨米尔在继续参加散打和拳击的训练和比赛的同时,他现在也是纽约市一名成功的模特,并继续在 Instagram 上激励着他近19万的粉丝。 初遇散打 萨米尔现年 39 岁,来自埃及亚历山大城。他回忆说:“我 12 岁时第一次接触到散打,我开始跟着我的表兄阿米尔·阿舒尔训练,他是我们城市的冠军。我喜欢和他一起训练的每一刻,这非常有趣,让我释放了在家里和学校生活的压力。我爱上了散打这项运动。” 萨米尔很小就开始参加散打比赛,他的格斗生涯从此走上了一条独特的轨迹。“我的第一次散打比赛太疯狂了,”他回忆道。“我开始跟随前 48 公斤级散打世界冠军拉比·加米尔训练。我被要求减掉很多体重,但我不知道如何在短时间内安全地减掉大量体重,因为我太年轻了。比赛前的过程比比赛本身还要艰难,但我努力拼搏,最终获得了第一名。当我回家告诉大家时,没人相信我!开始散打训练后,我也开始追求自己对拳击的兴趣,并在埃及成为我所在级别的第一名。2001 年,他们选我为埃及拳击奥运代表队出战。多年来,我继续参加散打比赛,并在青少年组和成年组全国比赛中均以击倒对手的方式夺冠。” 第一枚世锦赛奖牌 2013 年,萨米尔在马来西亚首次参加世界武术锦标赛。“这次经历非常棒,”他说。“我拿到了一枚铜牌,因为在比赛中脸部骨折,我无法继续参加决赛。”在马来西亚的压力很大,六年前不得不搬到纽约市的萨米尔只能在当地为世锦赛进行训练。“比赛前三个月,我从纽约回到埃及。”他回忆说,“尽管我上一次参加散打比赛是在 2005 年,但我在训练时还是努力做到最好。一开始训练很艰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我从这次经历中学到,与谁交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在每一秒都精神集中。” 尽管面临挑战,但萨米尔认为第 13 届世锦赛是一次积极的经历。他回忆说:“2013 年比赛中的旅行和训练非常棒。我们一直在交流想法和技术,专业队的教练胡森·阿卜杜勒姆瓦戈德在很短的时间内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他是我合作过的最喜欢的教练之一。另外,我的团队也非常支持我,他们都是世界冠军,获得过很多奖牌。” 成为埃及队的英雄 时间快进到 2023 年。萨米尔仍然住在纽约,白天从事成功的模特工作,晚上继续拳击和综合格斗事业。一些武术队在参加美国沃斯堡第 16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时遇到了签证问题,其中包括埃及队。当埃及武术联合会发现他们的许多运动员无法及时获得签证参加比赛时,他们立即打电话给在纽约的萨米尔,询问他是否愿意参加第 16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他说:“我在比赛前 2 个月接到通知,并接受了比赛。”他说:“在训练期间,我在赛前两周受了伤,当时以为自己不能参加比赛了。在与我的团队和教练沟通后,我开始感觉一天比一天好,并成功参加了在得克萨斯州举行的比赛。” 萨米尔最终与来自哈萨克斯坦的对手努尔苏丹·图尔辛库洛夫交手,登上奖牌领奖台。萨米尔说:”努尔苏丹确实是一名很强的选手,但从技术角度讲,我比他强。不幸的是,由于受伤和准备时间太短,我没能发挥出全部实力。我的团队还是非常高兴我能在最后时刻出战,能代表埃及出征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想让我的朋友、家人和国家为我感到骄傲”。 在他第一次登上马来西亚的领奖台的十年后,萨米尔参加世锦赛的训练经历也有所不同。“2023 年的比赛对我来说时间很短,我无法与埃及队一起训练。”他说:“我独自在纽约训练,感觉非常遥远。为了训练和比赛,我不得不离开工作和家庭,但我很高兴我参加了这次世锦赛,并获得了一枚铜牌。在我的教练毛戈博和队友的支持下,我才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 散打、拳击、综合格斗和模特生涯 在回顾自己的散打经历时,萨米尔说:”在任何比赛中,重量级选手都是观众的最爱,因为观看大块头选手之间的对决非常有趣。但你仍然需要掌握技巧才能战斗,不能仅仅依靠身材。我比大多数选手身形都小,但我的技术和努力得到了回报。我和很多国际散打运动员以及我的对手都是朋友。不比赛的时候,我们是朋友,但这也增加了比赛的难度,我宁愿和陌生人打。但最精彩的部分是结识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和宗教的人。你可以学到各种不同的技巧和建议。相隔 10 年在世界锦标赛上获得两枚奖牌是一次难忘而美妙的经历。想象一下,如果我有更多的时间训练,我一定会成为散打界的传奇人物。” 无论如何,萨米尔的拳击生涯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我曾是奥运代表队的一员,打过 295 场业余比赛,195 场国际比赛,2007 年非洲运动会非洲最佳拳手,业余拳手世界排名第三,打过 16 场职业比赛,曾获得 NABA…

  2. 1月月度运动员 : 巴西顶尖散打运动员贝亚特丽斯·席尔瓦

    ​巴西顶尖散打冠军贝亚特丽斯·阿德里亚奥·鲁斯蒂斯·席尔瓦(Beatriz Adriao Rustice Silva)在2023年第16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上获得女子 56 公斤级散打银牌。在她的公斤级里,她曾9次蝉联巴西全国散打锦标赛的冠军,贝亚特丽斯还在 2018 年和 2022 年泛美武术锦标赛上获得两枚金牌,并在 2017 年乌拉圭南美武术锦标赛上获得一枚金牌。她为自己是第二代散打冠军而自豪,并努力传承和发展巴西散打的传统,同时,她还在巴西推广这门技艺,尤其注重向下一代推广和传播。第 17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将于 2025 年在巴西举行,贝亚特丽斯希望能为自己的国家赢得一枚金牌,并在家乡的土地上奏响国歌,从而创造历史。   初识武术 23 岁的贝亚特丽斯来自巴西圣保罗州的费雷拉港。“我一生都在习武,”她告诉我们。“我出生于2000年,我的父亲是一名武术运动员,所以我的童年时代就一直练习散打。但我是在 13 岁时决定成为一名运动员的。现在,我作为运动员参加56公斤级的散打比赛。” 贝亚特丽斯说,她的童年自然而然的被武术包围着。她说:“练习武术最多的是我的父亲,但实际上,我的整个家庭——我的姐妹、哥哥、妈妈——每个人都曾为了休闲娱乐或参加比赛练习过武术。可以说武术是我的家族事业。” 贝亚特丽斯说,她的父亲安东尼奥·席尔瓦(Antonio Silva)是她练习武术的启蒙者。她还说:“直到今天,他仍然是我在体育之路上的头号伙伴。他是一位了不起的拳手,曾代表巴西参加过三届世界武术锦标赛(2005/2007/2009 年),因此他的散打生涯非常辉煌。现在他是巴西队的教练。可以说,我很荣幸能有他这样的父亲和教练。”因为散打在巴西很受欢迎,所以贝亚特丽斯在散打界中也有一些女性榜样。她说:“我刚开始参加这项运动时,有一些巴西女孩值得我学习,她们在散打中表现出色,在世界大赛上赢得了奖牌。因此,作为一名年轻运动员,有这样的榜样是非常重要的,巴西的散打女运动员也在不断成长和进步。”   小城大梦 贝亚特丽斯的童年基本上是在父亲的武术馆里长大的,她从小就习得了这项运动的精髓。“在我的家乡,散打是一种非常传统的格斗方式,”她解释说,“因为我父亲已经在社区教了30年武术了。这是一个小镇,很多人多年来一直在我们的健身场馆训练。我 14 岁那年第一次参加比赛,就取得了胜利。同年,我获得了该级别的全国冠军。对我来说,努力永远是最重要的——是否具有天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努力去实现我的每一个目标。我有很好的团队、家庭和榜样——对这项运动的热爱是我取得成功的关键。”贝亚特丽斯现在取得了巴西全国散打比赛的九连冠,她还在 2017 年成为南美散打冠军,在 2018 年和 2022 年成为泛美散打冠军。   出征国际舞台 贝亚特丽斯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是 2016 年在得克萨斯州卢伯克举行的泛美锦标赛。她回忆说:“我与来自家乡的运动员奥黛丽·米克斯(Audrey Meeks)交手,结果打了三个回合后败下阵来。我们当时都是16岁,属于青少年组,那是我的第一场失利。对当时的我来说,输掉比赛并不是一件很酷的事——年轻的我们有时并不懂得如何面对失败;但现在我更加成熟地认识到,输掉比赛让我成长为一名拳手,也让我成长为一个成年人,输掉比赛并不是世界末日!”事实上,失利只会让贝亚特丽斯更加努力地训练,也让她更加坚定。她说:“2018 年在阿根廷举行的泛美锦标赛和 2022 年在巴西举行的成年组锦标赛,我都取得了胜利。” 对于贝亚特丽斯来说,参加世界武术锦标赛是儿时的梦想。她说:“我看到我父亲参加了世锦赛,在我达到规定年龄之前,我还看过一些朋友参加世锦赛,所以能代表我的国家参赛对我来说是梦想成真。遗憾的是,我没能参加世界青少年锦标赛,”她惋惜地说。“2016年我曾入选过国家队,但由于经济问题没能去保加利亚参赛,而2018年的巴西世青赛我即将年满18岁,不再是青少年了。所以能成为备战上海世锦赛的一员真是太棒了。我努力训练,年复一年地证明自己,所以没人能说我是因为教练女儿的身份才去的。毫无疑问,这是我战斗的时刻。” 贝亚特丽斯回忆说,她在上海比赛的经历令人惊叹。她说:“我是以最好的状态去上海比赛的,并且做到了全力以赴。我们确实希望能带着奖牌回家,这是我们的计划——我在与尼泊尔队的第一场比赛中表现出色,赢得了一场漂亮的胜利,但在与突尼斯队的四分之一决赛中,我犯了一些错误,让我失去了登上领奖台的机会。那场比赛让我明白,我对奖牌的渴望超出了我的想象,同时我也需要更多的训练和经验。因此,我在上海和朋友们度过了几天美好时光之后,回到家就开始考虑为下一届世锦赛做准备了。”   收获世锦赛银牌 新冠疫情使贝亚特丽斯和全世界所有运动员的计划受阻。但最终,在中断两年比赛后,她收拾好行囊,前往德克萨斯州参加第 16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沃斯堡的比赛非常激烈,”贝亚特丽斯回忆道。“我和其他运动员从疫情开始就一直期待着这次比赛。经历了多年的困难之后,我们的散打运动终于重启,让人激动不已。从上海世锦赛开始,我们就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并为此付出了巨大努力。整个备战过程中,我们始终坚信自己能成为最优秀的选手之一,而且作为一支强大的散打队,我们理应受到尊重。” 贝亚特丽斯一路奋战到决赛,最终输给了来自中国的对手,但她骄傲地站在银牌领奖台上,看着国旗冉冉升起。她回顾了自己的备战过程:“这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我们为自己感到高兴和自豪,但对自己的结果非常满意。与中国队打比赛确实很难——他们很棒——但我们也会做出调整,会继续训练,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相信赢得胜利是可能的,我们无所畏惧。” 贝亚特丽斯也非常感激比赛中她在团队中的经历,她感叹道:“这真是太有趣了!我们的A队,也就是参加世锦赛的队员,我们关系非常好,是真正的好朋友,所以我们在一起总是很开心。有些人对我来说就像兄弟姐妹一样,他们和我一起长大,是我的榜样。我们之间有着特殊的纽带,在这项运动中拥有真正的友谊也是一种幸福。” 贝亚特丽斯非常珍视超越巴西国界的友谊和尊重,她说:“我当然渴望胜利,希望获得金牌,但对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我喜欢酣畅淋漓的比赛,但也喜欢友好地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年复一年,我们在比赛中结识了很多朋友,能和他们相遇真是太美好了。我有几件散打队的 T 恤,我把它们送给了我的对手和沃斯堡的一些老朋友,这让我感觉很好。我的中国对手把她的比赛服回赠给我,这些都是我会记住的时刻,当我老了回想起这些会觉得很开心。” 贝亚特丽斯还说:“这项运动塑造了我。我走遍了整个世界,遇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不同的境遇和情感,正是这些造就了今天的我。胜利、失败、人际关系、糟糕的时刻、美好的时刻、克服困难的历程,这些都是生活的一部分。对我来说,最有价值的事情就是我经历了这一切,并且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平衡工作和训练 我们问贝亚特丽斯她的训练是怎样的,以及她作为运动员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她回答说:“我既要工作又要学习,所以我需要平衡训练与学习之间的关系。我的正常作息是周一至周五每天两节训练课,周六一节训练课,周日休息。最大的挑战肯定是资金支持。我们不能像真正的职业运动员那样训练,因为我们需要工作。去参加比赛对我们来说也很艰难,因为很难筹到钱,也很难放下全职工作和运动队一起参加比赛或训练。这是一项没有政府资助的业余运动,所以这可能是最困难的部分。而我们做这一切是因为我们热爱散打。” 贝亚特丽斯回顾了她的散打经历和她的教练。“我的教练是我的父亲,”她再次说道,”他给了我一切。不过,2018 年我获得了一个机会,在北京体育大学学习了大约 5 个月,并跟随中国教练李杰训练。他给了我很多帮助,那段时间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最近开始教新的年轻运动员,说实话,执教——就像自己打比赛一样,很酷,也很难。我为我的团队取得的进步感到非常自豪,并希望在这这一方面也能有所提高”。 贝亚特丽斯强调说:“泛美洲武术队的成绩越来越好,真的。在这一届世锦赛上,巴西、美国、墨西哥和阿根廷都夺得了奖牌,而这都是在没有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取得的。想象一下,如果能取得资金帮助,我们能做些什么——我们可以跻身成为最好的队伍之一。”…

  3. 2023国际武联年度运动员奖项评选投票结果和获奖名单公布!

    为表彰奖励优秀武术运动员,发挥榜样作用,更好地激励广大武术人才为国际武术事业贡献力量,国际武联自2022年起设立年度运动员奖项。本次评选活动自2023年11月中旬启动以来,受到国际武联会员协会的积极响应和支持。经过运动员委员会审核通过,有来自23个国家和地区的45位候选人进入2023年国际武联年度运动员奖项评选大众网络投票环节。经过为期一个月的大众投票,最终评选出8位运动员获得2023国际武联年度运动员奖项荣誉称号。现将2023国际武联年度运动员奖项评选投票结果和获奖名单予以公布。 2022国际武联年度运动员获奖名单 评选投票结果可点击投票官网进行查询 https://iwuf.sports.cn/Athlete-of-the-Year-2023/ 感谢国际武联会员协会及全球武友对本次评选活动的关注和支持!

  4. 12月月度运动员-英国武术领军人物:麦瀚文

    30岁的麦瀚文自2002年以来一直是英国(武术)队的成员,赢得过多枚世界和欧洲奖牌。在2006年第1届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上,作为英国唯一的代表选手,他赢得了一枚金牌和两枚银牌总共三枚奖牌的优异成绩。作为参加过四届世锦赛的老将,麦瀚文在第16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上创职业生涯新高–剑术第四名收官,但与领奖台失之交臂。麦瀚文是英国最有经验的运动员之一,并热衷于在英国推广武术。他还在大银幕上大显身手,他参演过的影视作品包括《世界末日》(2013)、《古墓丽影》(2018)和《伦敦黑帮》(2020)。作为一名专注于运动损伤和康复的物理治疗师,麦瀚文将这些技能融入他的执教中,以确保运动员发挥习武所需的力量和身体条件。他的长期规划是在英国下一代中培育、推广和发展武术。   初始武术 麦瀚文在德比郡一个风景如画的小镇马特洛克出生和长大。他的父母来自中国香港,70年代在英国定居,麦瀚文在2016年搬到伦敦。“我是看着李连杰和成龙的老录像带长大的,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武术,”他说。“我爱上了武术的美和流畅,以及身体姿态和武术表演的力量。我会在屋子里跑来跑去,试图重现黄飞鸿的动作和打斗场景,我挥舞着棍子,练习我的“无影腿”。“当我最终损坏了足够多的家具和装饰品时,我的父母决定在我5岁的时候送我去一个俱乐部。” 麦瀚文开始在当地的一家俱乐部——德比中国武术学校接受训练。俱乐部由他现在的教练迈克·多诺霍管理,很快,教练就建议麦瀚文应该试着参加比赛。6岁时,麦瀚文随父母和教练来到中国香港,观看了他在世界武术锦标赛的第一场比赛,领略了世界顶级武术运动员的风采。他彻底迷上了这项运动。麦瀚文回忆说:“我记得我飞到中国香港观看1999年的世界武术锦标赛,被运动员的水平、力量和气势所震撼。在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要参加世锦赛。当我第一次开始参加比赛时,纯粹是娱乐性的,当时根本没有其他孩子训练,所以由我代表俱乐部。直到2001年我们第一次参加全国锦标赛前,我都对比赛结果没什么期待,也不知道英国其他地方的水平如何。” 麦瀚文继续说道:“一旦我们决定要参加比赛,我就开始每周与迈克进行一到两次一对一训练。我爸爸下班后会花40分钟开车送我到迈克家。我们三个人在迈克的车库里,我花上几个小时来训练基本功,这是为我的武术发展奠定基础的地方。我还记得回来的路上他们请我吃开心乐园餐!” 最终,在2002年,9岁的麦瀚文准备参加他的第一场锦标赛,即在雷丁举行的全国锦标赛。他说,“我参加了第一套国际竞赛套路长拳、初级剑术和初级枪术的比赛。我记得在完成我的长拳套路后,因为太过紧张和疲惫,我吐在了比赛场地的旁边。我在比赛中获得了两枚金牌和枪术的第四名。我们本来对比赛成绩没有任何预期,所以取得如此惊人的成绩完全是一个意外之喜。我记得爸爸在开车回来的路上大声播放着皇后乐队的《我们是冠军》。大约两个月后,我被召去代表英国参加一个三国锦标赛,在那里我赢得了三枚金牌。” 2003年,第一届欧洲青少年武术锦标赛在比利时安特卫普举行。英国派出了一支庞大的队伍参赛,麦瀚文参加了长拳、剑术、枪术以及传统项目螳螂拳的比赛。他说“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更多的欧洲运动员。我被俄罗斯孩子的速度和力量吓到了。我获得了一枚金牌、一枚银牌和两枚铜牌,仅次于俄罗斯运动员。这些年来,这形成了一种竞争关系,也确实真正推动了我作为一个青少年运动员的竞技水平。在我的竞技生涯中,我很早就开始取得优异的成绩。但是我们对这些比赛没有任何期望,这些比赛一直只是我们小团队在做自己的事情而已。”   世青赛展露头角 麦瀚文的下一步自然是参加2006年在吉隆坡举行的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当然,”麦瀚文说,“2006年的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我是英国唯一的运动员代表,我和我的家人以及迈克一起飞到了吉隆坡。我还记得,作为一名孤军奋战的运动员,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高水平的团队,我感到非常震惊。” 麦瀚文回忆道,“那是一场一切都井然有序的比赛。我完成了一些我有生以来发挥的最好的动作,我并不恐惧并很有信心能完成好这套初级动作。那次比赛我状态很好。”麦瀚文带着一枚剑术金牌和长拳和棍术两枚银牌凯旋而归。 但是,麦瀚文说,两年后的2008年,情况就不同了。“15岁的时候,”他回忆道,“我还在身体发育期。我记得我站在和我同组的一些运动员旁边,以为他们是成年组选手。因此,跟得上他们的体能是一个挑战。总的来说,尽管犯了一些A组的错误,但是我尽了最大努力。在竞争激烈的时期,这是一次难得宝贵的学习经历。”   四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之旅:2015-2023 在因伤缺阵后,麦瀚文在2015年以成年人身份重返武术比赛。接下来的八年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场修炼之旅,这让他在技术和思想上逐渐成为一名真正的运动员。“这些年来,我对比赛的整体看法发生了变化,”他表示。“作为一名青少年运动员,我渴望获胜并击败某些运动员。但随着我的想法的逐渐成熟,我意识到这不是一种健康的心态。” 麦瀚文的世锦赛之旅从雅加达开始。“2015年雅加达世锦赛是在我休养了4年后重新登场,”他说,“2010年第三届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期间,我的前交叉韧带断裂。在那段时间里,我做了两次手术来修复膝盖,同时也完成了大学学业。我对自己有很高的期望,尤其是在我当青少年运动员的时候,我的目标是成为第一个在世锦赛上获得武术套路奖牌的英国运动员。” “然而,”麦瀚文继续说,“我没有预料到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比赛标准提高得有多快,也没有预料到成年组的难度技巧有多么不同。除此之外,我现在是一个有全职工作的成年人,每周只能训练一次。现实情况是我是一个武术业余爱好者,但我的目标是一个全职的职业运动员才能实现的。我给自己施加了太多的压力,而无法实现这些雄心壮志,导致我在赛场的表现远低于我的最佳水平。” 麦瀚文说,直到新冠疫情期间,他才开始真正改变自己的想法。“我在上海的表现相当不错,”他说,“但难度和A组的出现了失误。但是疫情让我转变了想法。我慢慢开始意识到,我的幸福和目标应该来自于我的训练和我对武术的奉献——我可以控制的东西——而不是分数或奖牌——这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我将这种变化归因于黑猩猩悖论的引入,这是一种自信和快乐的心理模型。一旦我真正接受了这一方法,我会感到一种巨大的解脱感。我来到了沃思堡比赛,在这里度过了我最快乐的时光。” 尽管在2023年处于最佳精神状态,麦瀚文仍然必须克服一些身体障碍。“老实说,”他说,“这是我经历过的最艰难的准备之一。我在三月份做了手术来改善腹股沟疝气问题,这让我无法参加训练。伤病恢复的时间比我预期的要长,以至于我不确定我是否能参加比赛,我也确实打出了一些非常低的分数。最重要的是,自从搬到伦敦,我不得以开车300多英里(单程约3小时)去训练。从身体、心理和经济角度来看,通勤的成本,加上伤病的困扰,使这一年变得非常艰难。” 麦瀚文补充说,“我不得不从武术训练中抽出大量时间专注于康复训练,然后再回到训练场上,花几个月时间逐步恢复难度训练,特别是马步落地。我每周只有周六训练一次,所以每次训练都很重要。在飞往达拉斯的前一个月,我还得了新冠肺炎,但这也于事无补。” 当麦瀚文到达德克萨斯州时,他与他的许多练武术的老朋友重聚,并与深深支持他的英国队一起旅行。在疫情长期中断比赛后,世界武术大家庭重新团结起来,这一切变得更有意义。“沃思堡世锦赛的武术水平非常高,”麦瀚文说。“对我来说,在总体水平继续上升的同时,顶尖国家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差距已显著缩小。似乎每个人都利用了疫情时间刻苦训练和钻研训练,这也体现在了比赛结果中。” “对我个人来说,”他继续说道,“我只想去达拉斯和我的队伍、我的家人一起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在那里度过最美好的时光。最重要的是,我想享受这段经历。当我打完长拳后,我不得不承认,我终于可以用一场拼尽全力的比赛来回报迈克和我的家人为我付出和牺牲一切,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剑术和枪术的比赛是我有史以来最平静的比赛,这让我发挥出了最佳水平。”麦瀚文的最佳水平体现在他有史以来的最高分上——在剑术中得了9.746分,排名第四,在枪术中得了9.723分,排名第六。 回忆时,麦瀚文说:“由于我们严重缺乏训练时间,我们的目标一直是最大限度地提高A组和C组的分数。所以,老实说,分数公布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注意到B组的分数或排名。直到每次比赛结束后,我查看完整的记分牌和我的成绩,然后被告知我打破了全国记录。当然,现在回想起来,我非常自豪,但我最自豪的是在那里的表现和旅程。”   闪耀世界运动会 在沃思堡世锦赛的前一年,麦瀚文代表英国参加2022年在美国伯明翰举行的世界运动会,他以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在剑术和枪术全能比赛中获得了第四名。这一精英赛事为麦瀚文提供了不同的比赛体验。“我在世界运动会上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他说。“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有声望的比赛,在这样一个大型的综合赛事中,整个城市都在举办活动——这是我参加过最接近奥运会的赛事!最重要的是,在疫情之后,在赛场上看到这么多熟悉的面孔真是太好了。” 麦瀚文继续说道,“这次比赛感觉比世界锦标赛更温馨和亲近。我非常荣幸能够代表我的国家,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运动员之一。当然,比赛的水平非常高,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全能项目的比赛,这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历,尤其是当我在第一场比赛中出现失误的时候,我学到了很多处理这种情况以及调整自身的方法。这是我第一次来美国,随后我们去了佛罗里达州的迪士尼乐园,这一直是我的梦想!”   武术在英国 麦瀚文自2003年以来一直是英国队的成员,在他漫长的武术生涯中,他与他们一起旅行和训练。他说,“这些年来,英国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只有我一个人,到人马齐全的团队。武术在英国从未流行过,也没有充足的资金支持,所以运动员、俱乐部和教练总是来来去去充满变化。训练和比赛在各方面都是需要付出很多。然而,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除了我的家庭之外,有两个人始终存在,那就是我的教练迈克和史蒂夫·科尔曼,史蒂夫是一名从2003年以来一直和我一起训练英国运动员。没有他们两个,我肯定不会有今天,英国武术队也不会有今天。无论是地区性比赛还是世界级比赛,我的父亲从未错过任何比赛。所以我总是和家人一起比赛。” 麦瀚文补充说:“全英只有一个练习武术的场地,位于德比,五名现有成员(我、Steve、Zac、Huicong和Ashley)构成的一个团队在周六共计穿越1000多英里来训练2个小时。这是迄今为止我参加过的最敬业、最有才华的团队。这支团队有大量的人才和丰富的经验,我很高兴每周都能和他们一起训练。去达拉斯的时候,我们有着不可动摇的团队精神和轻松愉快的氛围。我以前从未在任何团队中享受过如此多的乐趣、舒适和专注。” 自2003年麦瀚文开始他的运动生涯以来,武术在英国和欧洲稳步发展,取得了许多成就,但同时也仍然面临挑战。关于这些挑战,他说,“当我第一次开始比赛时,我们有许多英国青少年运动员参加国家级比赛,并参加了最初的几场欧洲青少年比赛。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运动员越来越少。我认为主要的问题是缺乏俱乐部和教练,特别是有国际水平和高水准赛事经验的。在2010年我最后一次参加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之后,英国队直到去年2022年才再次组建了国家青年队参加比赛。” 麦瀚文补充说,“谢天谢地,我们现在有一群非常有天赋的青少年运动员,他们定期训练,有惊人的潜力进入高水平组。这是迈克和其他几个俱乐部近年来共同努力的结果。这些年来,作为运动员,我们得到的财政支持很少,大部分费用——训练、旅行、运动服——都得自己掏腰包。随着对竞赛费用的一些捐助,最近情况略有改善。归根结底,如果没有资金,这项运动就无法在这个国家发展,因为无论水平高低都没有什么支持。” “所以在这方面,”麦瀚文总结道,“我认为最大的成就是一直能够参加世界锦标赛。考虑到我们缺乏资源和困难的训练环境,参加世界锦标赛已经是一项成就了。但看看我们团队在沃思堡的得分和成绩,我们已经大大超过了我们的训练预期。”   武爱愈深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比赛选手,麦瀚文反思了自他小时候开始练习以来这项运动所经历的一些变化。“我认为,这些年来,整体水平已经有了呈指数级的提高,”他说。“随着互联网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人们能够比以前更快、更方便地改善他们的训练、状态和技术。资源的可获取性要高得多。我记得在互联网上学过课堂之外的规定套路。” “最大的变化,”麦瀚文继续说,“是引进了难度分。武术从此不一样了,难度分极大地提高了比赛标准。我真希望我能至少参加一次没有C组得分的世界级比赛。不是我不喜欢难度,而是我更喜欢武术的动作和技术,而不是跳跃。按照目前比赛规则,你必须非常重视C组的训练,尤其是在训练时间有限的情况下。” 我们问了麦瀚文关于他选择长拳、剑术和枪术的原因。他回答说,“我想,我从第一天起就自然而然的适合这些风格。当我是一名青少年运动员的时候,我确实在棍术和枪术之间犹豫过,但是随着我动作的成熟,很明显,在身段和节奏方面,枪术更适合我的风格。我不确定我是否有现代刀术/棍术所呈现的身体条件和力量性。我喜欢剑和枪的动作和技术,尤其是刘庆华、贾平、赵长军等80年代的老流派风格——在达拉斯与赵长军相遇是我人生的一大亮点!现代武术中仍然存在着剑和枪的纯粹性,我喜欢尝试将这种纯粹性融入我的套路中。” 麦瀚文补充道:“我以前参加过传统套路的比赛——朴刀、醉剑、螳螂拳、八极拳。结束比赛后,我想探索更多的传统风格。我一直想学陈式太极拳!”   感谢一路并肩 我们询问了麦瀚文在整个武术生涯中的教练情况。许多运动员经历过多个教练,或者去中国的训练营待上几个月来提高他们的武术水平。然而,麦瀚文一生只忠于一个人。他向我们讲述他非凡而敬业的教练。“迈克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的教练,我从未在其他地方训练过。没有他,我根本就不会成为现在的我,也不会有我现在的成就。从我5岁起,他就是我武术和人生的导师。当我们开始为第一届全国锦标赛训练时,迈克说只要我和他一起训练和比赛,他就不会向我收取教练费。过去20多年来一直如此,他不向任何英国队队员收费,也没有从教练工作中获得任何经济利益,仅仅出于对这项运动和他的运动员的热情。” 麦瀚文补充道:“老实说,我觉得在我隔壁的镇上有这么一位专注而有天赋的武术教练是命运的安排。他对细节有着难以置信的关注,并愿意为了追求正确的技术而将动作分解得很细——在他的车库里待的数百个小时可以证明这一点。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在我的武术编排中,迈克常常是一些更有趣的编排想法的幕后推手。我认为我个人和英国武术界真的很幸运能拥有他。” 作为一名武术运动员,麦瀚文的家庭也是他的支柱。“从一开始,”他回忆道,“我的家人就全力支持我的训练和武术理想。我的父亲在大学期间是一名排球运动员,所以他知道实现武术梦想需要什么。他花了无数个小时开车送我训练,并且在我旁边和我一起环游世界。我不愿去想这些年来我的家庭花了多少钱来资助我的事业,他们帮助我度过了黑暗时期,并且从未试图阻止或强迫做违背我意愿的事情,虽然我妈妈在2010年看到我前交叉韧带断裂后,不愿意看我比赛了。我姐姐也是我在困难时期可以倾诉和接近的人。我想不会有比现在更好的家庭了,没有他们我就无法获得现在的成就。” 麦瀚文生活在伦敦,一生都对电影充满热情,他有机会也有雄心将自己的武术融入表演生涯,他出演了《世界末日》、《古墓丽影》和《伦敦黑帮》等影视作品。他告诉我们他是如何开始电影生涯的。“我曾经在当地的一家体操俱乐部——德比体操俱乐部训练。俱乐部的成员——现在是世界上最好的特技演员和动作导演,他们当时在《世界尽头》工作,需要一些年轻的演员来演打斗场面,所以我被邀请参加此次制作。那是我第一次参与拍摄,对我来说是梦想成真的机会,我甚至进行了一些武术表演。特技导演是已故的伟大的布拉德·艾伦,他是武术界的知名人士,也是一位令人难以置信的表演者。” 麦瀚文补充道:“在过去的几年里,我非常幸运地与业内一些不可思议的人共事并向他们学习。《伦敦黑帮》是一个特别的亮点,与加雷斯·埃文斯和他的团队合作是我的荣幸。我不确定我现在是否有资格说我正在电影中推广武术,因为我还在这个行业中摸索,但我当然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做到。电影是我迷上武术的主要原因之一,我希望跟随伟大的武术明星的脚步。是时候将《黄飞鸿》重新启动了!”   武动人生 对于许多长期致力于武术的运动员来说,这项运动可以改变生活,既会带来令人欣慰的个人经历,也有身体上的挑战。“我的一些最亲密的朋友来自武术界,”麦瀚文说。“我认为,20多年来,我们分享着同样的激情和艰辛但却没有联系,这是不可能的。在欧洲,有一个小的竞赛圈,随着时间的推移,看到同样练习武术的人,你们会自然而然地成为朋友。当然,Instagram和社交媒体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非常容易地与来自世界上更远的地方的朋友保持联系。” 麦瀚文在反思他的武术生涯时说:“克服前交叉韧带损伤,同时过渡到成年级别的比赛是非常困难的,从训练中抽出这么多时间,重返校园并回到训练中是困难的。然而,我认为最大的困难是在伦敦生活期间平衡竞技训练和工作,一部分是为了资助武术训练,另一部分是维持关系和社会生活。所有业余运动员都面临着这些困难,但是能够在保持精神健康的同时保持运动寿命是很难实现的,这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持续过程。如果没有我周围巨大的支持,我是不可能做到的。” 麦瀚文补充道:“我认为作为一名武术运动员,最大的乐趣就是挑战。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为完成最高水平的表现而付出牺牲和付出是值得的。我也认为,在我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回报武术圈子是非常令人欣慰的。无论是支持我的队友,指导青少年学生还是分享知识,能够利用我的经验帮助他人实现目标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到目前为止,我在武术方面的最佳经历是上届世界锦标赛。就个人而言,这是我参加过的最好的比赛,但更重要的是,这是和团队一起的旅程。看着每个人在武术场上取得成就,每个运动员都在训练中付出了很多,能够看到这些努力在比赛中得到回报是最棒的感觉。” 当麦瀚文不训练也不参加武术比赛或拍电影时,他在伦敦做物理治疗师。他说,“我成为理疗师主要是为了治疗我的武术损伤!我选择专门在数字肌骨领域,以帮助提高我康复和练习武术的能力。因为我们一周只训练一次武术,所以我的其余大部分训练都是在健身房进行的,以力量和体能为主。我试着在我拥有的空间里尽可能训练武术。有物理治疗的背景有助于提高治疗的效率,这样我就能最大限度地利用我们仅有的一点时间。尤其是对于业余运动员,我大力提倡力量训练,并尽可能地推广这些习惯。我们要科学地训练,并且努力地训练。” 麦瀚文补充道:“平衡工作、生活和培训一直很困难。几年前,我开始自己创业,这样我就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进行训练,并按照自己的时间行事。虽然这给了我更多的自由,但也带来了其他的限制,比如财务压力和不规律的工作生活。我发现确保有时间放松和享受生活是很重要,但有时候我还是不能很好地平衡这两者。武术基本上花费了我大部分时间。但除此之外,我喜欢尽可能多的和我的伴侣艾茹在一起,无论是在外面吃饭还是在家看电影,我们还有一只仓鼠要照顾。当然,还有看电影,我喜欢尽可能多地看不同的电影,也喜欢上表演课。我明年的目标之一是创作并拍摄一部自己的短片。”…

国际武联全球合作伙伴

国际武联全球赞助商

国际武联全球供应商

受认证(合作)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