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国际武联2023年度运动员公开投票开启!

    2023年国际武联年度运动员公开投票环节从2023年12月15日持续至2024年1月15日(北京时间),投票规则和候选人名单可以通过以下网址访问:https://iwuf.sports.cn/Athlete-of-the-Year-2023/ 为表彰奖励优秀武术运动员,发挥榜样作用,更好地激励广大武术人才为国际武术事业贡献力量,国际武术联合会设立 2023 年度运动员奖项。   2023 年国际武联设立以下年度运动员奖项。 (一)武术套路年度运动员 (二)武术散打年度运动员 (三)传统武术年度运动员 (四)传统武术年度新星 (五)武术套路年度新星

  2. 11月月度运动员 | 文莱武术之星-巴斯玛·拉什卡尔

    巴斯玛·拉什卡尔是文莱顶级的武术之星,她使文莱武术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在文莱体育史上树立了数个里程碑。她在2022年伯明翰世界运动会中夺得太极拳太极剑全能项目金牌,这是文莱在世界运动会中的第一枚金牌。接着,她在2023年杭州亚运会中获得银牌,这也是文莱首枚亚运会中银牌。巴斯玛将这枚历史性的奖牌献给了她已故的母亲,因此这枚奖牌可谓苦乐参半。她也曾两次夺得东南亚运动会太极项目银牌,在2023年国际大体联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获得银牌,并在2019亚洲青少年武术锦标赛收获一枚金牌和一枚银牌。最近,她在得州沃斯堡举办的2023年第16届武术世锦赛上获得一枚铜牌。 从初始武术到国际首秀 现年 20 岁的巴斯玛从 9 岁上中学时开始练习武术,并很快开始参加文莱的全国武术比赛。2016 年,她的教练决定让巴斯玛转战太极项目,因为他认为巴斯玛的身体能力,尤其是柔韧性,在太极项目上拥有绝佳的成长和进步机会。巴斯玛说:”我相信他的判断,这是成为运动员最重要的一个过程”。 她的太极国际首秀是在 2017 年马来西亚东南亚运动会上,当时她只有 14 岁。她获得了一枚太极拳银牌,她回忆说:”当时我真的很年轻,虽然经验不足,但我很感激能有机会参加这样一个大型赛事。” 两年后,在 2019 年菲律宾举行的下一届东南亚运动会上,她再次获得太极拳银牌和太极剑铜牌。 荣耀见证:文莱在世界运动会历史首金 新冠疫情使体育比赛受到了数年的影响,但回到文莱后,巴斯玛仍坚持专注于训练,并不断精进她的太极技艺。她被选中代表自己的国家参加 2022 年伯明翰世界运动会,她优美有力的动作令观众和评委惊叹不已。她获得了最高分,并赢得了太极拳和太极剑全能金牌,创造了文莱有史以来第一枚世界运动会金牌的历史。”巴斯玛说:”为国家赢得历史上第一枚金牌是一种荣誉。这出乎我的意料,我感到非常感激和高兴,因为我和我的教练为此训练了很长时间,付出的努力得到了回报。 成为文莱的体育英雄后,巴斯玛一下子被推到了全国的聚光灯下,成为年轻运动员的榜样。”她说:”我希望这段经历能帮助文莱更多的年轻运动员看到武术中蕴藏着巨大的机遇,我希望这也能激励他们。” 历史突破:文莱在亚运会上首枚银牌 在世界运动会取得成功一年后,巴斯玛又参加了 2023 年杭州亚运会,并为文莱赢得了太极拳太极剑全能银牌,紧随中国之后,排名第二。这是另一个历史性时刻,也是文莱有史以来在亚运会上获得的第一枚银牌,当她回国时,文莱机场的人群欢呼雀跃,文莱文化、青年和体育部部长向她颁发了绶带。 巴斯玛谦虚地谈到她的亚运会经历时说:”能够为国家和我的教练取得这样的成绩,我感到非常感激和感恩。要取得这样的成绩,需要整个团队的努力。此外,运动生理师也帮助我们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以突破极限。我的父亲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尤其是我的教练,正因为他们,我的身体和精神都都为这次比赛做好了准备。 也许最令人伤感的是,巴斯玛将她历史性的亚运会奖牌献给了她已故的母亲,她的母亲在前一年 10 月,也就是世界运动会结束后不久去世了。巴斯玛回忆说:”她不仅仅是一位母亲,她还是我的支柱、动力、灵感和榜样。她就是我的一切。我觉得她从第一天起就一直陪伴着我,她一直在我身边,陪伴我经历所有的起起伏伏。我总是把我所有的快乐和成就献给她。我很高兴能在世界运动会上赢得一枚金牌,因为在那次比赛后不久,她就因癌症去世了。虽然这对别人来说是个甜蜜的时刻,但对我来说却是苦乐参半”。 巴斯玛继续说道,”我第一次参加亚运会,没能发挥出最佳水平,我很难过,但尽管如此,我想她仍然相信我,没有她,我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对于亚运会来说,我希望她能多活些时间,看到我这次亚运会的成绩,这样我可以向她展现她多年来始终不渝支持我的成果。 超越自我:16届武术世锦赛铜牌 最近,在 2023 年 11 月,巴斯玛随文莱武术队前往美国沃斯堡,参加 恒源祥第 16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巴斯玛第一次参加世锦赛是在 2019 年的上海,在那里她获得了很好的经验。有了之前的胜利,现在的压力要大得多,太极的竞争也非常激烈。在第一个项目太极剑中,她被扣分,无缘领奖台。但第二天,巴斯玛顶住压力,打出了一套优美、刚劲、优雅的太极拳,最终夺得铜牌。 “巴斯玛说:”我们有很多期望,也有很多压力。”但归根结底,我只想好好表现,做到最好。我只想不出任何差错,享受我的表演。 她的自信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教练和团队的支持,尤其是她的父亲和哥哥,他们帮助她找到了平静和专注。对于巴斯玛来说,第 16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变得更加特殊,因为她 18 岁的弟弟瓦利德也是第一次参加世锦赛,并获得了枪术第四名和刀术第八名的好成绩–他一定会追随姐姐的胜利脚步继续前进。 满怀热情,武动未来 巴斯玛 将自己的成功归功于家人、团队、政府和教练的支持。”她说:”我们一直得到体育部和文莱武术协会的支持。我们有机会去海外训练和比赛,积累经验。武术中最美好的时刻就是在比赛中整个团队团结一致、相互支持的时候。我从心底里感受到他们的鼓励,这让我感动不已”。 “有时,当我必须平衡学习和训练时,我会感到很挣扎,”巴斯玛说。”很难在两者之间取得完全5:5的平衡,但有时我需要做出牺牲,使其中的一部分能够发挥作用。远离家人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尤其是他们是我最大的动力。 展望未来,巴斯玛说:”我希望尽我所能训练并取得最好的成绩,并继续与我敬爱的教练合作。我还认为,尽管我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文莱武术会因为他们而发展壮大,因为他们在文莱和年轻一代中传播了对武术的热情。 她补充说:”我将始终为文莱竭尽全力,最重要的是,实现我教练的愿望–让我享受比赛。谦虚的巴斯玛无疑是这一代人心目中的英雄;仅仅 20 岁,她就已经创造了文莱武术和体育的历史。无疑我们相信她将拥有更加光明灿烂的武术生涯,未来可期。

  3. 2023国际武联会员协会11月赛历

  4. 2023 年 9 月最佳运动员:阿米拉·萨尔希——突尼斯顶级散打女运动员

    阿米拉·萨尔希,28岁,是突尼斯最有成就的散打女运动员之一,曾获杭州第九届散打世界杯铜牌,在 2019 年上海武术世锦赛中收获一枚梦寐以求的铜牌。她代表突尼斯登上世锦赛的领奖台是一项国家体育成就。她投身于散打运动,并在突尼斯推广散打,这是她发自内心的热爱之一。阿米拉·萨尔希坚持进行训练和比赛,即使会面临挑战, 她不仅展现了一名拳脚技法兼备的散打斗士不屈不挠的精神,同时也表现出强大的意志力和决心,使她能够克服困难,追求有朝一日成为女子世界级散打冠军的梦想。 初识武术散打:魅力·热爱   阿米拉讲到,她幼年时期在突尼斯参加过许多体育运动,但是武术尤其吸引她。“我起初练习自由搏击然后是跆拳道,和我的第一位教练坚持学习了一段时间,因为想要参加国家队的目标。”但是当阿米拉接触到了散打之后,她便完全失去了对跆拳道的兴趣。这项丰富多彩的武术运动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心,于是她开始习练散打。“我热爱武术散打,”她讲到,“它将拳击、自由搏击与摔跤、投掷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这感觉很像集多种体育运动为一体。这让我武术功夫对我来说变得生动起来,也让我明白了训练和比赛的真正目的。” 阿米拉加入了一个散打俱乐部,并期待着在比赛中检验她的散打技巧。“我的首战是一场区级散打锦标赛,”她回忆道,“紧接着在我大约12岁的时候参加了一场全国锦标赛。我想要夺得冠军,并且有信心赢得比赛。尽管总是伤痕累累,但我依旧坚持不懈地训练来提高我的散打技术。”很快,教练也发现阿米拉是俱乐部里无论男女选手中最有实力的选手之一。因此对她特别地关注,帮助她提高技能。   国际散打比赛:首秀·遗憾 阿米拉首次征战国际比赛是在2017年的第14届喀山世界武术锦标赛。她回忆到,“在2017年,我结束了一段长时间的休假,为此恢复训练准备了三个月。我参加了突尼斯杯,由此开始我的人生也发生了转变,武术真正成为我想要一生为此奋斗的体育运动。我通过选拔进入了国家队,并开始在国家队训练。随着在散打56公斤级与实力强劲的选手交手,我作为一名散打选手的声誉越来越大。这是一项有很多世界级女选手参加的大级别比赛。也是在这一年,我获得了参战俄罗斯喀山世锦赛的机会。” 阿米拉回忆说,“这是一次不同以往的美好经历,并且我非常有信心能够在我的国际首秀中取得一些成绩。初到喀山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它不同于区级和国家级的锦标赛。我知道这是另一个领域,而且我一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只有参加了第一次国际比赛,我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 当看到高水平的散打选手对决,阿米拉说到:“我的心情很复杂,但是我依旧有决心能赢得比赛,直到我的对手举起手的那一刻,我才第一次感受到失望的情绪。我甚至感觉我被裁判误判了,我的教练应该举起告牌,但这并没有发生。” “但是,”阿米拉继续说到,“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以更强的实力重返赛场,并且我的愿望也变得更加强烈,那就是重新开始,努力实现我想要登顶世锦赛冠军领奖台的梦想。”   散打世界杯:突破·闪耀 在喀山擂台上的失望与遗憾,像一把火点燃了阿米拉心中对散打的激情和冲击冠军的渴望。尽管她对自己的成绩表示失望,但她的名次足以让她获得参加 2018 年杭州第九届散打世界杯的资格。在那里,她代表突尼斯站到了世界级领奖台上,摘获一枚铜牌。 “是的,”阿米拉强调,“我在第九届世界散打杯夺得了铜牌。尽管我惜败越南选手,但老实说,当时她的实力远高于我, 且她还拥有比我丰富的散打比赛经验。在这个领域,短短一年的经验是无法与多年经验相抗衡的。此外,各国对体育事业提供的机遇也各不相同。这个国家能否鼓励你去专攻体育?即使是训练和备战的时间在不同的国家队中也会存在较大的差异。” 阿米拉首次发觉不同国家的训练和备战模式有多么不同。“我被召回备战世界杯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回忆道,“并且我还要出差工作。任谁想要在这类比赛中取得成功,都必须做足持续一整年的备战工作,而不仅是短暂的一两个月。正如我所言,这不是一个区级的锦标赛,而是世界锦标赛或世界杯。这就意味着它涵盖了全球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并且所有人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胜利。这就是我们在阿拉伯及非洲国家中会面临的挑战,我们被要求在仅仅一两个月的时间内做好准备。这并不足以对抗那些备战时间长达一年甚至更长的世界冠军和强劲对手。” “现如今回想,”阿米拉说,“我曾有信心战胜越南选手,赢得比赛,并且弥补我在俄罗斯的失利。但正如我提到,面对不同的对手需要的经验和备战周期有差异。我尽全力想要战胜她,但遗憾落败——不过每当面对失败后,我都会跟自己说我还会继续拼搏,重新战斗。我的理想一直都是战胜这些强大的竞争对手,让自己的名字在武术运动中永垂不朽。”   武术世锦赛:荣耀时刻 喀山和杭州的散打比赛见证了阿米拉的成长。她对训练和比赛的看法发生了转变,变得更加成熟。2019 年在上海举行的第 15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为她提供了新的机会,她渴望获胜。赢得一枚铜牌实现了她的一个目标,即登上世锦赛领奖台并注视突尼斯国旗冉冉升起。 “不同于其他经历,”阿米拉提起第十五届世锦赛。“我决心无论付出多少都要在这里取得胜利。我的第一个对手是一名经验颇丰的巴西老将,但我依旧为自己打气说我一定能赢——没有任何事比获胜对我来说更重要。感谢上帝让我能够分享这一刻的喜悦。我的教练在此前与我一起观看了这位巴西选手的比赛视频,并制定了作战计划,赛时他也一直站在我身后指导我如何控场。” 随后,阿米拉将再次面对来自越南的选手阮氏秋水(Thi Nguyen),也就是曾在喀山击败过她的选手。“对于这名越南选手,”她坦然地说,“这是我第二次输给她,但与以往不同——我认为自己已经取得了胜利,尽管最终我因腿伤倒下。但这依旧不同于上一次比赛,甚至连我和她对抗方式都不同于第一次,而且她也发觉到这次想要战胜我变得更难。” “赢得世锦赛的这枚铜牌于我和我的队伍而言的确意义重大,”阿米拉说。“我个人和我们国家队的教练都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并且利用极少的资源在短时间内做足了备战工作。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坚定的实现梦想是我们唯一的动力,我们也为此牺牲了很多。像我之前提到过的那样,在非洲国家,非热门体育项目的国家队和个人都缺乏国家的支持。”   以武会友,共同筑梦 阿米拉曾评价道,“与国家队的朋友们一起训练的经历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刻之一,即使伴随着艰难和辛苦,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梦想并为之奋斗。无论输赢,我们总是相互支持,在最困难的时刻彼此依偎,互相鼓励。所以即使到现在,我依然认为这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刻之一。” 阿米拉继续说:“我还通过比赛结识了一些国际上的武术散打朋友,并且我们的友谊维持至今。我们常常会一起探讨散打的新闻和赛事,尤其是当有新的比赛迎来时。我们彼此加油打气,也期待着在下一次的比赛中再次碰面。”阿米拉还指出,她的散打运动员朋友们会分享他们在比赛中收获的知识以及成长经历。“你有幸结识这些冠军,并且努力向他们学习,哪怕只是通过观看他们的比赛。你要努力跟上他们的步伐,然后去挑战他们。你想要在这项运动中实现自我突破,通过坚持不懈地提高自己的技能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然后赢得比赛的胜利。”   散打运动生涯:挑战   “在我的运动生涯中,我必须克服的最艰难的挑战也是突尼斯许多运动员和运动项目所需要面临的运动员缺乏资金的支持,我们的资源几乎不够支撑我们从年初开始备战和训练。因此为了实现自我突破,你不得不做出自我牺牲。在突尼斯,我们有最好的教练员,尤其是国家队的教练经验颇丰。但依然会有一些潜在的问题,即使我们再怎么努力,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即使我们非常努力,依然很难将这项体育运动和运动员发展好。好在至今为止,武术的发展每年都会有较大的提升,我也相信武术会和其他运动项目一样崭露头角,尤其是我们所有人都期待着武术进奥运会。” 阿米拉说:“武术成为 2026 年达喀尔青奥会正式比赛项目——在我看来,这是武术运动迈出的一大步。我认为这对武术运动更上一层楼至关重要。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步将使武术更加广为人知,有助于武术在非洲的普及,更有助于武术的进一步发展。我希望这能为我们武术运动员朝一日参加奥运会开辟道路,实现我们的崇高理想。” 阿米拉补充道:“我的家人从始至终支持着我从事这项运动。无论输赢,他们都为我感到自豪,他们总是鼓励和鞭策我不断前进,实现自我突破,他们对我职业生涯的一贯支持无以言表。”   不忘武心:生活·梦想 “我毕业于法学院,拥有法律与体育硕士学位,”阿米拉讲道。“工作上,我是一名培训师。我热爱并投身于体育。有时你会觉得运动是你人生唯一的动力,是你的激情,更是你的热爱。你热衷于练习这项运动,它像你呼吸的氧气,带你挣脱掉生活中的压力,当你真正练习它的时候,你会更容易被它吸引,被带入到另一个境界——在其中实现梦想和自我价值。我的理想和抱负之一是登顶世界锦标赛的冠军席,使我的名字被记载在这项体育运动的史册里。诚然,退役后我依然会继续作为一名散打教练,承担传播和推广突尼斯武术散打发展的职责。” 有些运动员有机会能将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其从事的体育运动中,而有些运动员则不得不承担生活责任,在训练和比赛中兼顾工作。阿米拉说,“我去沙特阿拉伯是为了工作,这让我很难进行训练和比赛。但现在沙特阿拉伯正在努力发展散打,并加大推广力度。我一定会努力参加他们的散打锦标赛,但外国运动员不可能进入他们的国家队。不过,如果我还有机会随突尼斯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我一定会响应号召——因为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实现它。” 阿米拉说:“这让我心碎,因为在突尼斯,你几乎无法一边工作一边从事体育运动。你必须在其中做出选择,这个问题因此困扰着许多运动员,不单是我个人。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而我们无法从体育运动中获得工资来履行这些职责,所以你必须要工作承担责任。像我之前所说,我选择去沙特阿拉伯工作,但我的梦想并未改变,我仍然坚持着这个梦想,总有一天它会实现。” 阿米拉的散打技巧与她的斗志相得益彰;她的韧性使她成为真正的冠军。她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重返赛场,实现我的散打目标。我希望自己能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能够重新回到训练中,努力让自己的名字在武术界永垂不朽。我渴望能找到一个解决方案,帮助我全面实现我的散打事业,实现这个我一直为之努力并为此付出诸多的理想。我总是说,即使所有的道路和解决方案都被阻断,我的梦想依然伫立。”  

国际武联全球合作伙伴

国际武联全球赞助商

国际武联全球供应商

受认证(合作)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