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九月月度运动员 | 米歇尔·桑托斯:闪耀世界的巴西武术之星

    米歇尔·桑托斯 (Michele Santos) 十几岁时爱上了武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在世界上最著名的体育领袖之一、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面前表演武术套路。让我们一起来了解她的武术故事。

    在2022 年7 月美国伯明翰举行的第十一届世界运动会上,她为巴西赢得了一枚引以为豪的长拳铜牌,这是她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除此之外,米歇尔还受邀作为泛美洲武术运动员代表,与巴赫会面交谈。作为一名真正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武术的运动员,米歇尔努力实现她的个人目标——其中之一是成为她所在国家最好的武术运动员,同时也在致力于在巴西推广和提升武术这项运动。

  2. 阿方索·巴巴里西新一代意大利武术冠军

    意大利武术新星阿方索·巴巴里西来自意大利南部的一个小镇——巴罗尼西。或许这个小镇名字让你听起来并不陌生,那是因为这也是意大利著名武术明星米歇尔·佐丹奴(Michele Giordano)的家乡,而他也正是阿方索的教练。从在2019年上海首次参加国际最高水平的国际武术赛事第15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到获得2022年伯明翰世界运动会在剑术枪术全能项目银牌,他对武术的爱超越奖牌,阿方索更享受最为一名武术运动员本身所带来的持续体验。

    如今,他正在备战2023年的第十六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希冀在比赛中位列前八而拿到通往套路世界杯的入场券。

  3. 七月最佳运动员丨伊朗散打名将莫森·穆罕默德赛菲

      莫森·穆罕默德赛菲(Mohsen Mohammadseifi)是伊朗最著名的散打运动员之一,在2011-2019年间连续赢得五届世界武术锦标赛散打金牌。他也曾在亚运会上揽获三枚武术散打金牌,目前正在为积极训练备战下一届杭州亚运会武术比赛。     从初识散打到处于不败之地   莫森来自伊朗赞詹省赞詹市,在Ramin Mohd Nia教授的指导下开启了他的武术生涯。“散打对抗形式和散打在世界体坛和亚洲赛事中时常出现,尤其是亚运会,使我被这项运动所深深地吸引。”他说,“我在习练武术散打之前尝试过其他的武搏项目,所以开始上手散打对我来说并不困难,初始训练阶段都很轻松。”   散打在伊朗是一项极具竞争力的武术运动,伊朗武术联合会专门成立了武术散打国家队,成为与中国武术散打队相匹敌的世界上最好的武术队之一。莫森回忆起第一场比赛时,说道:“对于在伊朗全国青年武术锦标赛获得了第三名,我非常开心。在那之后,我备受鼓舞,比以前练习得更多、更好。”     经历过赛场体验的莫森燃起了满满的斗志,刻苦训练,奋勇拼搏,不仅一路走进国家队,还在2009年多伦多世界武术锦标赛中有着出色的表现。“我在决赛中输了,”他回忆道,“仅获得了银牌,这是我一生难忘的痛苦回忆之一。”但在此之后,失误便从未发生过—— 莫森在2011 年至 2019 年连续获得五届世锦赛金牌。“是的,我已经连续赢得了5枚金牌,其中最艰难的较量在2011年的安卡拉,而我最喜欢的比赛是2019年上海世锦赛,当时赛事景观非常漂亮。”   通过比赛和训练不断成就自己   当问起莫森是如何年复一年地提高散打技术时,他的回答是——练习!“我一直坚持训练,不断重复练习简单的散打技巧。这就是为什么我每年都比前一年有所提高,而且在所参加的项目中都获得了金牌。当然,我也会尽最大努力使我的身能保持在最佳水平。”     对于亚洲地区的国家来说,亚运会所呈现的体育竞技水平堪比世界武术锦标锦赛,是众多运动员一心向往的综合性运动会。 亚运会对于很多国家来说都至关重要,从排名角度来看,最高水平的竞技运动员都会参赛。莫森于2010年在广州首次参加60公斤级比赛,并赢得了属于他的第一枚亚运会散打金牌。之后他在2014年仁川亚运会中以65公斤级再次获得金牌,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又以70公斤级获得第三枚金牌。 赛前训练是艰苦而富有挑战性的。莫森讲述他的日常生活。“我们每天早上和下午都安排训练。每次重要赛事前,我们都会参加国家队选拔赛,顶尖队员有机会参加预备营,通过营内再次选拔确定最终的正式比赛名单。国家队训练时间持续5个月到7个月不等,通常在国家武术队训练营进行。”   以武会友,不忘恩情   莫森认为自己在散打项目上最大的挑战是能够亲眼目睹武术进入奥运会。他的队友和其他武术运动员在共同的经历中建立了特殊的纽带关系,他说:“我们都有同一个目标,同一个心声,希望可以尽最大努力为我们心爱的国家赢得荣誉。我们彼此都是好朋友,一起住在营地里。赛程之中,我时刻期待着比赛开始之日,在比赛中夺冠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同时我也在赛事期间结交了很多其他国家的朋友。”     莫森感谢过去几十年间,他的教练和伊朗武术联合会对职业生涯的帮助和支持。他说:“Ramin Mohadnia是我的私人教练,我曾从他那里学习散打。此外,我还接受过伊朗国家队多位教练的指导,包括国家队主教练魏彦东、Hossein Ojaghi、Mansour Nowrozi和Mohammad Reza Jafari,他们对我来说都是很特别的。我一直很感激所有教练对我的付出,他们教会了我勇敢与无畏,也向我传授了散打技术以及实战应用技巧。我认为伊朗散打队如今的成就离不开伊朗武术联合会的优秀管理、多位高水平教练员的专业指导、各位运动员自己的勤奋努力以及多方力量的大力支持。”   莫森已多次登上散打比赛的最高领奖台,他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呢?他的下一个运动目标时在下一届亚运会上勇夺桂冠。 而在生活上,莫森的目标是抚养好女儿,陪伴她成长,陪伴他所珍视的家人。在获得冠军后,莫森对致力于服务伊朗武术发展非常感兴趣,但是目前并没有考虑退役。“我真的没有太多的娱乐时间,但一旦有的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和朋友在一起,而且我喜欢去旅行。我将爬山视为放松活动,享受在森林里听音乐的感觉。”     回顾莫森在上一届上海世界武术锦标赛上的出色表现,这位伊朗的武术散打冠军无疑依然在他运动生涯的巅峰时期。我们期待着在未来能够看到他更多精彩的散打比赛。

  4. 澳大利亚太极拳冠军克里斯塔·布伦南

    澳大利亚的杰出运动员克里斯塔·布伦南早在十多年前开始了她的武术之旅,虽然她已经获得了许多奖牌和荣誉,但她认为自己在太极拳方面的学习和冒险还远未结束。从作为澳大利亚集体项目中一员在中国安徽举办的第六届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中赢得了她的第一枚国际奖牌,到在2018年澳大利亚太极协会年度比赛中夺得女子全能总冠军,克里斯塔一路走来靠的是不断学习和成长。她很感激武术运动以多种方式拓宽了她的生命体验。虽然武术之旅拓宽了她的世界观,但她认为她最大的收获还是加入一个无与伦比的太极群体,在澳大利亚甚至全球范围内,与习练武术功夫好友产生独特而奇妙的联系。     一个不太圆满的开始   作为一名真正热爱且全情投入的运动员,克里斯塔的故事的确是鼓舞人心的,但故事的开始也会有些不尽人意。克丽斯塔首次接触武术经历并不令人满意,她回忆道“在我6岁时,我的精力远超于我父母所想,所以他们让我报名参加武术课,也并没有考虑到是哪种形式的武术,这一次碰巧遇到了柔道。不幸的是,作为迄今为止柔道室里年级最小的一个,其他孩子在练习投掷的时候几乎都会首先选择我,以至于我对这门课仅有的记忆都是被某个少年从肩膀上摔落到地上。我还记得我参加了一个比赛,当时被一个更大的女孩坐在身下,哭了整整五分钟。经历了几个月的柔道课程后,有一天我和妈妈一起上车,说我更想学吉他。”   克丽斯塔的第二次武术体验并没有好转。“我当时在上小学,”她说,“成长了一个超重且患有哮喘的孩子。我的父母鼓励我尝试各种各样的运动,但我很快就会筋疲力尽,上气不接下气,并不能投入其中。我也发现很难到交朋友,还会因为我的体型而被欺负。直到我看了《空手道小子》电影,讲的是一个小男孩在学校被欺负,于是他找到了一个老师教他学习空手道。这听起来很傻,但对我那时的年纪来说,这是一部充满力量且鼓舞人心的电影。我想找到一个像宫城先生这样冷静、聪明的大师,他会教我如何在我的生活中找到平衡和稳定。我让我的父母去寻找空手道课程,并加入了我们找到的第一个道馆。老师花了很多时间来吹嘘他有很多方式伤害别人,并没有多少时间进行武术教学。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个空手道班人数逐渐减少,从在社区中心的30人的减少到只有我自己和我爸爸在老师的小地下室里训练。一天晚上,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和爸爸都同意这段学习该停下来了。     太极火苗燃成心中挚爱   但几年之后,这一切都改变了。当时,还在上高中克里斯塔在一次集会上,遇到了一名陈式太极拳老师来学校表演太极拳,她回忆到。“在我的印象中,只有老人在公园里练习太极拳,但老师向我们解释道,太极以缓慢而准确的方式练习,目的是可以在快速移动时人仍可以充满力量且强而稳定。这让我想到它就像学习钢琴,当我学习音阶时要求缓慢而准确,所以我在最终可以流畅演奏。当时太极拳表演包括了发劲技术,让我对这种突然的爆发力印象深刻。后来,我找了一些太极拳教学课程,却迟迟找到太极拳老师。在互联网未普及时找到相关课程并不容易!”   几年后,克里斯塔在离开学校,和她的伴侣米奇一起搬到了悉尼。在那里克里斯塔继续学习视觉艺术,并成为了一名专业的艺术家。在这段学习期间,她学会了解剖学和人体生物力学,还经常回想起武术,思考人体的动态平衡和形态结构。“我还喜欢看武术电影,”她说,“梦想着自己伴随着悠扬的长笛之音和花瓣飘散的唯美景象在山边习武练剑。”     在浪漫的另一面,克丽斯塔发现了悉尼可能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我住在这里的前几年,在工作或聚会之后深夜回家的途中有过几次可怕的经历,”她回忆道,“在深夜的公共汽车上,或者一个人走在街上时,我都会感到紧张,因为有男子向我大喊大叫,有时也会跟随着我,以至于找到一个好的武术项目和学校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我想到了高中时的集会以及我看到的老师进行的陈式太极拳展示,所以后来我开始寻找太极拳学校。去了当地的公园,发现一群中国老人在练习太极拳,我加入到他们的晨练,也跟着练习。这种模仿练习方式很有趣,但是没有指导,所以我不能真正理解我究竟在做什么。一次练习时,有人把我拉到一边,说如果我真的有兴趣好好学习太极拳,我应该向蓓蕾中华武术会的董蓓(Alice Bei Dong)拜师。”   克丽斯塔拜师于董蓓,并加入了初学者学习班。她说:“即便是第一节课,我也知道我找到了合适自己的学校和拳种。太极使人感觉自然放松,通过身体运动获得“体悟”。我也很快发现这个动作缓慢、意识主导的太极动作能让我平静下来,有利于我的情绪控制。这是我运动生涯第一次期待着继续训练。我对拳理很是着迷,会经常和其他感兴趣的人谈论为什么武术是一项如此令人着迷的运动。”   初踏赛场,鼓舞向前   克里斯塔的老师在她训练的早期就鼓励她参加国内和国际比赛,这使她明确了自己具体的训练目标,也促使了她更加努力训练。“我的第一次全国比赛经历是糟糕的”克里斯塔提回忆到“那时我们沿着州际公路到墨尔本,比赛是在冬天,所以天气非常冷。当我开始进行第一个个人比赛套路时,我的手和腿开始无法控制地颤抖,我觉得我好像癫痫发作了!神经和寒冷的共同作用让我感到震惊,以至于我忘记了我在做什么,在套路演练的中途停了下来。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如此糟糕的参赛体验!然而,我还是获得了一个不错的分数,并获得了我的第一枚奖牌,当时我收获了一枚银牌和一枚铜牌。”     在中国的太极功夫梦   当董蓓老师说她想让克丽丝塔参加中国的比赛时,她立即答应了。这将是她第一次去中国旅行,也是她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克里斯塔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和挑战。2014年,她前往中国安徽参加了第六届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除了我们的比赛套路之外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克里斯塔回忆说,“我们必须为这次比赛旅行做预算,办理护照和签证,甚至还要考虑尝试学习一门新的语言,而我第一件事就是学习用中文讲“我不吃肉”,因为我是一个素食主义者!幸运的是,在这次旅行中我还有其他会说中文的朋友!”   到中国成为了克里斯塔的一次全新的体验。“安徽非常漂亮,”她说,“和澳大利亚非常不同。我清楚地记得比赛的第一天早上,在乘公交车去比赛场地的途中,从晨雾之中我们看到了山峰之间有一座巨大的金佛像,我们都惊叹不已。这感觉这场面超乎现实,就好像我的一个功夫电影梦。     “在开幕式上,”克里斯塔说,“我环顾四周,看到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选手,他们都因为对武术的热爱而聚集在一起。我甚至还第一次见到了来自其他州和学校的澳大利亚运动员。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别无他事,全身心投入到和其他运动员一起训练、交谈和表演武术。在这里我感受到各种各样的情绪,从兴奋和快乐到紧张和害怕。”   除了有多种情绪伴随,克里斯塔发现她的第一次国际表现是印象深刻。“那次比赛有四个比赛场地,所以澳大利亚队的运动员被分散在不同地点。”她回忆道,“清晨,当佛底还笼罩在晨雾之中,我和其他参赛者就很早起来检录了。由于天气寒冷和神经紧张,我的身体再次开始颤抖。突然我意识到此时的我是孤身一人,我环顾四周,感觉自己就像在另一个星球上。我远离家乡,我的朋友和运动员们还在等待着自己的表演,可我却认不出任何人和任何东西了。泪水在我的眼中涌起,我悄悄地开始哭了起来。排在我前面运动员转过身来,看到了我在哭泣。她来自意大利,完全不会说英语,但她能很容易地看到了我的内心。她笑着捏了捏我的肩膀,无声地告诉我,我并不是一个人。我们都在这里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而且我们因为武术联系在一起。我在第一次演练中动作出现晃动,尽管我没有获得奖牌,但我为能够一路走来并尽我所能代表我的学校和我的国家而感到自豪。”   当她的一些紧张和害怕消失后,克丽丝塔开始更加享受这段经历。“赛场庆祝的气氛很有感染力,”她回忆道,“尤其是在像巴西这样的国家。”巴西队总是在赛场时玩得很开心,开始互相欢呼和跳舞。当我的搭档在排队等待自己的比赛时,巴西队正在跳舞,并在附近高呼他们自己队员的名字。我开始为我的搭档呐喊:“米奇! 米奇! 米奇!” 巴西队转身看着我们,满面笑容,也开始为米奇高呼。 我们都在赛场上展示自己的才能并为代表我们的国家感到自豪,但参与到这场国际武术盛会最为重要。”   克里斯塔补充道:“比赛快结束时,我和蓓蕾武术运动员参加了集体太极拳比赛,这是迄今为止我在赛场上最快乐的一次。尽管倍感压力,失误可能意味着会让你失去团体总分,但我想到和我的朋友和队员集体作战,第一次在赛场上感到自信。我们的表现为我们的国家赢得了一枚铜牌,我们都为这结果感到激动不已。”   世界太极拳锦标赛   为了使他们的中国之旅更为充实,克里斯塔的澳大利亚太极队友也参加了2014年成都举办的国际武联世界太极拳锦标赛。她回忆说,“从一个参赛地点前往另一个参赛地点是一场意想不到的考验。我们必须在凌晨4点离开,以便搭乘租来的车准时到达机场。这辆汽车对于我们四个人加上我们所有的器械和行李来说实在是太小了,但我们还是体验了一段拥挤的长达四个小时的车程。”   克里斯塔回忆道:“在第二场比赛中,来自澳大利亚的选手少了,但领队达琳非常友好和热情,尽管我们以前从未见过她,但也让我们备受照顾。她出席了每一场赛事,在需要的时候送上水、零食和拥抱。作为组别中年龄最大的选手之一,当我看到其他运动员在场地上练习时,我又感到紧张。他们都比我年轻,更灵活!我决定尽力完赛,尽量放松。”   “而这次比赛的气氛比上一场比赛更紧张,更严肃。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太极拳套路都包含了一定程度的难度动作。”每天都有一大群观众前来观赛,为运动员们鼓掌和欢呼。年轻的太极拳演练者的动作力量和流畅优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让惊叹于他们完美的跳跃、平衡和腿法。”  …

国际武联全球合作伙伴

国际武联全球赞助商

国际武联全球供应商

受认证(合作)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