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国际武联1月月度运动员:乌兹别克斯坦武术之星达里娅·拉蒂舍娃

    在2022年伯明翰世界运动会上,乌兹别克斯坦选手达莉亚·拉蒂舍娃在南刀和南拳项目的表现,令现场观众惊叹不已,为她赢得了梦寐以求的银牌。2018年,她在亚运会上为乌兹别克斯坦赢得历史上第一枚武术奖牌,一举成名。一年后,她在上海举行的(第十五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上首秀,获得铜牌。作为乌兹别克斯坦首屈一指的武术运动员,22岁的达里娅为在自己的国家推广武术运动做出了很多贡献。她是勇气、毅力和勇敢的典范,尤其是当她努力赢得与新冠病毒的艰难斗争,并自豪地看到乌兹别克斯坦的旗帜在世界运动会的领奖台升起时。达里娅乐于奉献、充满睿智、发扬体育精神和永不言弃的信念,使她成为近年来亚洲最有前途的年轻运动员之一。 与武初识,精进成长✦ 达莉亚出生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直到九岁那年她家附近开了一家武术俱乐部,她才听说过武术。训练是在户外进行的,她在一旁观看,被运动员练刀术和棍术的动作迷住了,瞬间被武术吸引,决定加入习练武术。“武术是一项非常美丽且复杂的运动,”达莉亚说,“在我看来,它比某些奥林匹克运动项目的复杂性更高。我刚开始表演的时候,乌兹别克斯坦的武术水平已经很高了,而且一年比一年好。国家武术水平的不断提高也得益于我们在报纸上宣传(武术)国际比赛的结果。通过这种方式,乌兹别克斯坦人对武术的了解越来越多,并对这项运动产生了兴趣。因此,国内武术比赛在很多层面上都提高了,但仍然没有像中国和俄罗斯的国内武术锦标赛那样具有竞争力。这是因为在乌兹别克斯坦奥运项目比非奥运项目更受重视,所以我们期待武术进入奥运。”达莉亚记得她的第一次武术比赛,并描述说:“那是俱乐部之间的比赛,我参加了长拳和棍术项目的比赛。第一次比赛时,我很担心,当我拿起棍时,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动作。渐渐地,我的成绩开始好转。我开始更加努力,然后我开始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武术锦标赛赢得多个冠军。” 事实上,达莉亚已经获得了13个全国冠军头衔和3个洲际冠军头衔。她运动生涯中改变人生的重要时刻出现在 2016年第六届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上,当时她以9.31分的成绩获得了南棍项目的金牌。“我意识到,我可以。” 她回忆道。 “每场比赛都令人兴奋。我认为每个运动员都会遇到一些困难,我也不例外,” 达莉亚说。她强调国际比赛不同于国内比赛。“国际武术赛事的水平完全不同,感觉也不一样,” 她说。“乌兹别克斯坦的武术不像其他竞争国家和地区那样发达,因此在国际水平上比在国内水平上竞争更具挑战性。现在在乌兹别克斯坦,我始终处于领先地位。但是在国际比赛中,我遇到非常强劲的对手,其中最突出的是来自中国的运动员。这是我们努力达到的水平。当我们与他们同台竞技时,兴奋感会大大增加,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这使我们越来越多地锻炼自己,提升我们的武术水平。不只是我们——我认为每年国际比赛的水平都在提高。” 伴随着她的武术运动水平的提升使她反思自己身体和心理素质的发展。“每一年,”她说,“伴随着我国际比赛经验的增多,同时我对自己和自身能力的信心也在增长。随着年复一年的武术比赛,我的武术水平发生了变化,我的技术、身体状况和技能都得到了提高。每次我们比赛时,我们都会尝试新的努力。在每年的国际比赛中,我们不是与对手竞争,而是与自己作战,与去年的水平相比较,我们努力表现得更好、更强。” 武动青春,绽放风采✦ 15岁那年,达莉亚在 2015年亚洲青少年武术锦标赛南棍比赛项目中赢得了她的第一枚金牌。接下来,她将目光投向了2016年布尔加斯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在那里她首次进行了第三套国际武术竞赛套路南拳的比赛。达莉亚回忆说:“难度要大得多,尤其是跳跃。但尽管如此,我们对胜利的渴望还是很大的。在南拳和南刀的前两个项目中,我没有登上领奖台,因为在跳跃中出现了失误。我意识到我还有一次机会,尽管我很累,但我不应该放弃,而是振作起来,做出最后的有力突破。所以,我的第三个项目,我的棍术表演,很成功,我获得了南棍金牌。基于这次经历,我意识到你永远不应该放弃——你需要全力以赴地战斗到最后,这对我接下来的比赛有很大帮助。” 成功后随之而来迎来的是艰难的挑战。“2017年,” 达莉亚说,“当我开始备战亚锦赛时,我出现了严重的背痛,这让我无法充分训练。医生说我的椎间盘突出了,如果我再不停止训练,我就会患上疝气,这将结束我的运动生涯。我不能弯腰,不能转身,更不用说跳跃了。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自己不要停下来,坚持下去。我吃了止痛药,用紧身胸衣收紧了我的下背部,多亏了我的教练,他找到了一种特殊的训练方法,我们才得以度过这个艰难的时刻。” “奇迹般地,” 达莉亚继续说道,“在亚洲青少年武术锦标赛前两周,疼痛开始减轻,我开始服用较少的止痛药。在比赛中,我表现得很出色,发挥得比上届世青赛还要好。我的技术发生了很大变化。就这样,我获得了南拳和南刀的第四名,获得了南棍的金牌。在这次世青赛中,我对自己的表现感到非常满意。当我回到家时,我停止了训练并接受了全面治疗,之后疼痛不再困扰我。这是一次非常难忘的艰难经历磨炼了我的性格。” 亚运会,创造历史✦ 在2018年亚运会,达莉亚有了首次与成年人一起比赛的经历。“当我们开始准备时,”她说,“完全没有人相信我们可以带一枚武术奖牌回国。但是我和教练没有考虑这些,只是在健身房里从早练到晚,全力以赴。到达赛场,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竞争水平和非常高水平的运动员。在第一年我觉得自己没法赢得这个竞争如此激烈的比赛,尤其是面对如此强大的竞争对手。我和我的教练分享了这些想法,他回答说:“达莉亚,你看着他们,但你看不到你自己做得怎么样,你甚至看不到你有多强。你比他们强,你能赢。你的目标不是打败他们,而是你自己;如果你打败了自己,那么你就会赢得这个比赛。” 达莉亚的教练给了她信心和力量——剩下的就由她在赛场上实现了。与亚洲顶尖的年轻运动员的竞争是艰巨的。“我意识到,”达莉亚回忆道,“我只需要表现出我最好的水平。当我们看到分数,我获得的第二名时,我们非常高兴。很难描述我当时的心情——我在教练的脸上看到了疯狂的喜悦,他的眼里充满了喜悦的泪水。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做了什么,我真的站在颁奖台上,我们的旗帜与中国和中国香港的旗帜一起升起。很长时间,我无法相信。乌兹别克斯坦的每个人都对我们的结果感到非常惊讶。这是乌兹别克斯坦在亚运会上获得的第一枚武术奖牌。” 首块世锦赛奖牌✦ 在2019年上海世界武术锦标赛,达莉亚确立了自己在成年竞技武术中的冠军地位。达莉亚需要站上这个精英舞台。这次比赛除了与世界上最好的武术运动员同场竞争之外,也存在一些挑战。主要困难之一是 在比赛期间没有她的教练,因为他需要在不同的赛场上做裁判。 “所以我在没有教练的情况下就比赛了,”她说,“在比赛前,我必须自己做好准备。我在南棍拿了第四名。” 紧接着是南刀。 “在我的刀术表演中,”她回忆道,“我有一个失误,在空翻落地后摇摇晃晃,因此被扣分。我失误的原因是没有计算起跳前的用力,用力过猛,造成了扭转,影响落地。我好不容易停下了动作,提高了弹跳力。” 更加坚定的是,达莉亚加大了难度,下定决心控制好每一步,并以第三名的成绩夺得铜牌——这是她首次在世锦赛上获得的第一枚奖牌。 “这是磨炼我性格的另一段经历,”达莉亚回忆道。“只能靠你自己,增强你的信心,在每次比赛前把自己调整好。我脑子里只有一个目标。我为这次 世锦赛的比赛训练了很长时间,而且非常困难。我在比赛场上的时间只有1分20秒,我必须最大限度地展示自己的技术,展示我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努力,不要让自己和教练失望。我不允许这些努力都付之东流。” 历经磨难,闪耀世界✦ 2019年对达莉亚来说圆满结束,但她和世界其他人一样,不知道仅仅几个月后世界会发生什么。随着全球新冠疫情的到来,线下的武术比赛与几乎所有运动一样,陷入停滞。独自在乌兹别克斯坦训练很孤独,但没有明确的目标也很困难。 “为伯明翰世界运动会做准备是我运动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次,” 达莉亚说。“我会告诉你为什么。由于全球新冠疫情,我们已经两年没有参加比赛了。从2021年开始,我就对这些比赛充满了渴望,期待着世运会的备战工作。但是后来,从一开始的准备,就出现了一个非常艰难的考验,至今让我难以去描述。” “在2022年2月,我感染了新冠病毒,” 达莉亚回忆道。“从早上到晚上,我的体温一直都在 37.3 度。我训练得很吃力,因为我完全没有力气。我的免疫力下降了,我经常喉咙痛。我又被诊断出患有心绞痛后,我还患上了反应性关节炎,这让我所有的关节都疼痛,膝盖和脚踝肿胀。走路都非常困难。我的类风湿程度也大大增加了。协会主席带我去医院,用抗生素治疗,我长了肿瘤。距离比赛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 “出院后,”她继续说道,“我的关节恢复了正常,但体温仍然高达 37.3 度,自2月以来从未降低过。尽管如此,我还是竭尽全力训练。我一直很疲倦,想睡觉,而且虚弱和肿胀并没有完全消失。医生告诉我,我的情况下,需要停止训练并开始治疗,但他们的话并没有阻止我。我的教练不相信我能为世界运动会做好准备,尽管他没有表现出来,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支持我。为此我真的很感谢他。” 达莉亚和她的教练在她的身体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了尽可能多的训练,但在出院之后她的状态很差,而且她身上的伤越来越多。“我的腹股沟扭伤了,这让我无法进行跳跃,”她回忆道。“我的教练找到了一种不同的方法,我们只练习技术,不再做跳跃。时间不多了,治疗结束后,我觉得疼痛消失了,但当我开始跳跃时,韧带受伤了,开始很痛。” 达莉亚仍然决心去伯明翰。这是她的梦想。但离出发还有一周的时间,她又遭受了一次可怕的打击。“我想,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应该放弃——我右腿上的髋关节发炎或扭伤了。疼痛是我绝对无法跳跃。在联邦的最后一次观看中,我什至无法在飞行前跳一跳。” 随着世界运动会运动员名单的确定,没有人可以替代达莉亚。他们已沟通机票和签证,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坚毅和创造性解决问题的方式,已为他们找到了解决的方式。 “在这种情况下,” 达利娅回忆道,“我的教练说,在我比赛之前,我的腿需要完全休息。我们改成其他的跳跃,去掉了我最喜欢的但是难度很大的单跳后空翻跳,因为疼痛,在赛前准备的时候我连一次都做不到。” 从塔什干到伯明翰的40小时飞行没有缓解,也没有让达莉亚多休息。但是但他们到达那里,她和她的教练巴扎诺夫· 迪肖德(Bazarov Dilshod) 就开始工作了。“到达比赛场馆后,我的教练告诉我在比赛前一天,每个跳跃都要在热身地毯上做一次,单独做,而不是组合做。我做到了,休息后疼痛开始减轻。正式比赛那天,我的教练告诉我:’达莉亚,我知道你很坚强,你经历了很多,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到了,最后的冲刺,你可以做到,我敢肯定。只需要完成 2次跳跃着陆,尽最大努力。’我振作起来,尽我所能。我赢得了梦寐以求的世界运动会银牌。” 与武同行,未来可期✦ 达莉亚从她的教练、协会和家人那里得到的支持帮助她实现了成为武术冠军的目标。“起初,”她说,“我的家人并不真的相信我能在这样有难度的运动中在国际赛事中取得好成绩。但是当我开始赢得乌兹别克斯坦的武术冠军时,我的家人非常高兴并支持我取得更好的成绩。例如,每次武术锦标赛,妈妈都会为我缝制队服;即使在2015年的亚洲青少年武术锦标赛上,我也穿着她为我缝制的衣服参加比赛。在那里,我在南棍中获得了第一名。在每次比赛的备战过程中,我的家人都非常信任我,像我一样支持和热爱武术。”达莉亚非常珍视遍布全球的武术大家庭,在全球新冠疫情期间,运动员们无法面对面,在网上相互支持。“我把我所有的武术对手都当作我的朋友,”她说,“我偶尔会和他们中的一些人通信。我总是很高兴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他们。我为他们的成就感到高兴,我喜欢看他们发布的许多精彩又有趣的视频。”现在达莉亚专注于她作为运动员的训练的和事业。但她对武术未来可能引领她的方向有一些想法。“基本上,”她说,“我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武术和训练中,不断提高自己的水平。但现在我也在塔什干体育学院作为兼职学生学习,在空闲时间我学习英语。我还有一个爱好——教小孩子武术。我很喜欢教孩子,看他们学习,感受他们内心对武术的热爱,以及他们带着对新知识的渴望来训练。从他们身上,我感受到了乐观和热情。现在,这只是一种爱好。我很想在未来指导孩子们参加比赛,但正如我的教练所说,我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年龄开始教学,但我不知道我还可以比赛多少年。而且,现在我正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我应该趁着身体健康和机会努力提升自己。” 达莉亚总结道:“我的一生都充满了武术。武术是我的生活方式。我在日常活动中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我成为这项运动优秀运动员的目标。我的梦想是武术进入奥运会。我希望能参加并在那里赢得奖牌。今年我们有亚运会、世界大学生运会和世界武术锦标赛——我的计划是做好准备并赢得冠军。”

  2. 12月度运动员|塞内加尔武术之星奥斯曼·盖耶

    2022年对奥斯曼·盖耶来说,是幸福而又难忘的。这一年,他代表塞内加尔参加2022年伯明翰世界运动会创造该国武术运动的历史。这一年,他曾两次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交流他所挚爱的武术运动。

  3. 十月月度运动员|澳大利亚科里·约翰斯人生因武术而丰富多彩

    作为澳大利亚最经验丰富的武术选手之一,科里·约翰斯通将大半的生命奉献给武术这项运动。自2005年以来,他参加国际武联主办的世界锦标赛,帮助他最喜欢的项目形意拳在澳大利亚乃至国际上有更多的追随者。科里漫长而丰富多彩的武术之旅使他接受了内家拳的风格、中医和道教哲学,并激励了他广泛的旅行。在这个过程中,他与严重的伤病做激烈的斗争,但武术成为他重新获得健康的方式。如今,他依然期待参加精英赛事来挑战最好的自己,他还利用武术训练的积累跨界成为了澳大利亚影视界中的一名特技演员。 初识武术,初登国际赛场 科里现年 42 岁,出生于澳大利亚墨尔本,至今仍住在那里。长大后爱上了李连杰和成龙的电影,喜欢看功夫杂志。 “我会痴迷地观看或阅读任何我能接触到的与功夫相关的东西,”他回忆起前互联网时代。然而,当他十几岁时开始训练时,互联网开始改变了一名新兴运动员接触武术的方式。 “我直到十几岁才正式开始训练武术,” 他说,“很快我就开始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花在训练上。当我不训练的时候,我在网上观看和分析来自中国的运动员的技术。”   2003年,23岁的科里去中国训练武术。 “在中国接受培训是一种与众不同的体验,” 他说。“我非常幸运有机会和北京武术队的队员一起训练。 这让我大开眼界,也是我第一次真正体验到最高水平的武术。与这个级别的运动员在一起,亲眼目睹和体验他们每天所经历的强度和训练,是无价的。离开时我非常有动力,并且对如何训练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两年后,科里参加他的第一次国际比赛,即 2005 年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 8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他回忆说:“老实说,那是一次非常难忘的经历。这是比赛第一次加入新的自选套路和难度动作。那时我参加南拳项目比赛。目睹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如何适应新规则真是令人惊讶,我亲身体验了武术作为一项运动的发展方向。” 科里也充分利用了他在越南的时间,他可以自由地深入探索另一个国家和文化。 “越南是一个了不起的东道国,” 他回忆道。 “ 比赛结束后,我和几个队友留下来,背着背包穿越了东南亚。一些负责照顾国际队的比赛志愿者邀请我们和他们的家人一起留在河内。能够与当地人一起生活几天,这是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他们非常慷慨地向我们让我们与他们的家人一起。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是朋友。 武术新历程:发现内家拳 科里的武术生涯理应全速前进——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很高兴能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另一个大型国际比赛——第九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但在本次比赛开始前,科里的背部受伤,迫使他突然放弃了武术,完全停止了训练。这是一个毁灭性的挫折。他清楚地记得,“受伤后寻求了许多不同的专业医学意见,所有这些都涉及某种形式的手术、通过药物缓解疼痛的计划,或两者兼而有之。这些我都不愿意做。” 科里说,“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我向现在的教练邵照明寻求专业知识。十几岁时他也曾遭受过严重的背伤,他得以康复,并作为陕西武术队的一员,在1989年和1990年连续两次获得全国公开赛冠军。在他的指导下,结合针灸、中医和气功的练习,我慢慢地恢复了武术训练。在此期间,他向我介绍了形意、八卦和太极内功。他向我灌输了内功是完整的系统。他们深深植根于道家哲学,并融入了中医的自愈原理。它们不仅仅是一种体育锻炼形式。这对我的康复起到了关键作用。” 恢复的道路很长,需要耐心和毅力。但当科里习练形意,重获健康和力量时,他能够重返赛场,他很高兴地发现在接下来的世锦赛中增加了一项新项目。 “在2015年我由于受伤经历长时间停滞后,我得以重返国际赛场,” 他说,“ 第 13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举行。这是第一次将形意拳列入世锦赛正式比赛项目。将传统武术项目列入是对是比赛的重要补充,有助于增加形意拳在全球的曝光率。我很幸运能够获得第六名。” 回到澳大利亚后,科里继续刻苦训练,不断完善自己的技术和技能。 2017年,在俄罗斯喀山举行的第14届世锦赛上,他在形意拳项目排名第5。受到鼓舞,他回到了澳大利亚,并将目光投向了两年后的上海世锦赛。 在参加另一届世锦赛之前,科里同很多合群、充满活力的澳大利亚队员,参加了在峨眉山举行的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压力小了很多,但正如他发现的那样,每场比赛都会提供新的学习体验。 “与世界武术锦标赛这种精英赛事相比,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的氛围如此不同。因为每个国家(地区)不限于派出 10 人的团队,所以更多来自不同技能水平和年龄组的运动员可以参加比赛。那里的压力要小得多,因为每个人都只是在那里玩得开心,共庆他们对武术的热爱,同时展示他们的技能。” “在喀山完成了第 14 届世锦赛,” 科里回忆道,“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来到了传统武术锦标赛。我是在第一天第一场比赛第一个上场的运动员。我的名字被叫到了,我走到垫子上,全神贯注,准备出发。我开始表演我的形意套路。在我转向改变方向的几个动作中,我注意到第二名运动员也在场上与我同时进行他们的常规动作。我很快意识到这两项比赛之间的主要区别之一。为了满足大量运动员的需求,他们不得不一次同时两名运动员上场。勉强避免了碰撞,我设法保持镇定。这不是我最好的表现,但我仍然设法获得了一枚银牌(二等奖)。倘若我现在知道,我肯定会在比赛场地上重新定位以容纳第二名运动员。回想起来,我对这场比赛有着美好的回忆。” 错失奖牌,苦乐参半上海时刻 到 2019 年科里抵达上海参加第 15 届世界武术锦标赛时,他正在寻求提高自己的排名并登上领奖台。他的家人专程到上海观看他的比赛并为他加油。形意拳赛事人才济济,充满活力的科里表现出色,获得了 9.23 分。他最接近的竞争对手的得分几乎相同——但以微弱的 0.03分击败科里。 回首往事,科里指出,“我不会撒谎——这非常令人难过。以 0.03分之差错失奖牌是很内心是艰难的,多少有点刺痛。我想更多是因为我的家人从澳大利亚飞来支持我,我希望他们能看到我登上领奖台。当我第一次代表澳大利亚参赛时,我从未想过自己有机会在国际赛事中获得奖牌,因此专注于赢得奖牌从来都不是我的动力。我一直只想拿出最好的表现,让我的教练和我的家人感到自豪。我不是一个天生好胜的人。我更多将比赛当作保持动力的来源,使自己每天努力保持训练。我知道,如果我全神贯注,将精力集中在日常训练中,那么我就毫无疑问会实现自己的目标,成为最好的自己。武术教会了我这一点,我试图将它应用到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形意拳相伴的日常生活 我们问科里,形意拳对他有何吸引力。 “形意有很多我喜欢的地方,” 他回答说。 “虽然绝对不是最具观赏性或最炫酷的风格,但我经常认为它是所有武术中看起来最简单却是最复杂的风格。我喜欢形意的正是这种矛盾的性质。我认为它本质上是内在的,它与我的个性非常吻合。我有时会非常内向,偶尔会爆发性和精力充沛的爆发。另外,从生物力学上讲,我觉得自己也很适合形意。作为一个身高超过1.8米的武术运动员,我的身高相当高,在风格更快的武术项目中,与更矮、重心更低、四肢更短、更快的武术运动员竞争,我将处于很大的劣势。我喜欢形意的内省性。它启发我向内看,而不仅仅是关注我训练的外部和身体方面。而这只能通过安静和内省的时候来探索实现。它真的帮助我平衡了原本忙碌的生活方式。”   在武术之外,科里经营着自己的小型私人培训业务。这让他可以将他的许多训练技巧应用到他的工作中,也让他可以自由地安排武术训练训练。…

  4. 九月月度运动员 | 米歇尔·桑托斯:闪耀世界的巴西武术之星

    米歇尔·桑托斯 (Michele Santos) 十几岁时爱上了武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在世界上最著名的体育领袖之一、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面前表演武术套路。让我们一起来了解她的武术故事。

    在2022 年7 月美国伯明翰举行的第十一届世界运动会上,她为巴西赢得了一枚引以为豪的长拳铜牌,这是她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除此之外,米歇尔还受邀作为泛美洲武术运动员代表,与巴赫会面交谈。作为一名真正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武术的运动员,米歇尔努力实现她的个人目标——其中之一是成为她所在国家最好的武术运动员,同时也在致力于在巴西推广和提升武术这项运动。

国际武联全球合作伙伴

国际武联全球赞助商

国际武联全球供应商

受认证(合作)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