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月度运动员-英国武术领军人物:麦瀚文

30岁的麦瀚文自2002年以来一直是英国(武术)队的成员,赢得过多枚世界和欧洲奖牌。在2006年第1届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上,作为英国唯一的代表选手,他赢得了一枚金牌和两枚银牌总共三枚奖牌的优异成绩。作为参加过四届世锦赛的老将,麦瀚文在第16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上创职业生涯新高–剑术第四名收官,但与领奖台失之交臂。麦瀚文是英国最有经验的运动员之一,并热衷于在英国推广武术。他还在大银幕上大显身手,他参演过的影视作品包括《世界末日》(2013)、《古墓丽影》(2018)和《伦敦黑帮》(2020)。作为一名专注于运动损伤和康复的物理治疗师,麦瀚文将这些技能融入他的执教中,以确保运动员发挥习武所需的力量和身体条件。他的长期规划是在英国下一代中培育、推广和发展武术。

初始武术

麦瀚文在德比郡一个风景如画的小镇马特洛克出生和长大。他的父母来自中国香港,70年代在英国定居,麦瀚文在2016年搬到伦敦。“我是看着李连杰和成龙的老录像带长大的,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武术,”他说。“我爱上了武术的美和流畅,以及身体姿态和武术表演的力量。我会在屋子里跑来跑去,试图重现黄飞鸿的动作和打斗场景,我挥舞着棍子,练习我的“无影腿”。“当我最终损坏了足够多的家具和装饰品时,我的父母决定在我5岁的时候送我去一个俱乐部。”

麦瀚文开始在当地的一家俱乐部——德比中国武术学校接受训练。俱乐部由他现在的教练迈克·多诺霍管理,很快,教练就建议麦瀚文应该试着参加比赛。6岁时,麦瀚文随父母和教练来到中国香港,观看了他在世界武术锦标赛的第一场比赛,领略了世界顶级武术运动员的风采。他彻底迷上了这项运动。麦瀚文回忆说:“我记得我飞到中国香港观看1999年的世界武术锦标赛,被运动员的水平、力量和气势所震撼。在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要参加世锦赛。当我第一次开始参加比赛时,纯粹是娱乐性的,当时根本没有其他孩子训练,所以由我代表俱乐部。直到2001年我们第一次参加全国锦标赛前,我都对比赛结果没什么期待,也不知道英国其他地方的水平如何。”

麦瀚文继续说道:“一旦我们决定要参加比赛,我就开始每周与迈克进行一到两次一对一训练。我爸爸下班后会花40分钟开车送我到迈克家。我们三个人在迈克的车库里,我花上几个小时来训练基本功,这是为我的武术发展奠定基础的地方。我还记得回来的路上他们请我吃开心乐园餐!”

最终,在2002年,9岁的麦瀚文准备参加他的第一场锦标赛,即在雷丁举行的全国锦标赛。他说,“我参加了第一套国际竞赛套路长拳、初级剑术和初级枪术的比赛。我记得在完成我的长拳套路后,因为太过紧张和疲惫,我吐在了比赛场地的旁边。我在比赛中获得了两枚金牌和枪术的第四名。我们本来对比赛成绩没有任何预期,所以取得如此惊人的成绩完全是一个意外之喜。我记得爸爸在开车回来的路上大声播放着皇后乐队的《我们是冠军》。大约两个月后,我被召去代表英国参加一个三国锦标赛,在那里我赢得了三枚金牌。”

2003年,第一届欧洲青少年武术锦标赛在比利时安特卫普举行。英国派出了一支庞大的队伍参赛,麦瀚文参加了长拳、剑术、枪术以及传统项目螳螂拳的比赛。他说“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更多的欧洲运动员。我被俄罗斯孩子的速度和力量吓到了。我获得了一枚金牌、一枚银牌和两枚铜牌,仅次于俄罗斯运动员。这些年来,这形成了一种竞争关系,也确实真正推动了我作为一个青少年运动员的竞技水平。在我的竞技生涯中,我很早就开始取得优异的成绩。但是我们对这些比赛没有任何期望,这些比赛一直只是我们小团队在做自己的事情而已。”

世青赛展露头角

麦瀚文的下一步自然是参加2006年在吉隆坡举行的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当然,”麦瀚文说,“2006年的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我是英国唯一的运动员代表,我和我的家人以及迈克一起飞到了吉隆坡。我还记得,作为一名孤军奋战的运动员,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高水平的团队,我感到非常震惊。”

麦瀚文回忆道,“那是一场一切都井然有序的比赛。我完成了一些我有生以来发挥的最好的动作,我并不恐惧并很有信心能完成好这套初级动作。那次比赛我状态很好。”麦瀚文带着一枚剑术金牌和长拳和棍术两枚银牌凯旋而归。

但是,麦瀚文说,两年后的2008年,情况就不同了。“15岁的时候,”他回忆道,“我还在身体发育期。我记得我站在和我同组的一些运动员旁边,以为他们是成年组选手。因此,跟得上他们的体能是一个挑战。总的来说,尽管犯了一些A组的错误,但是我尽了最大努力。在竞争激烈的时期,这是一次难得宝贵的学习经历。”

四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之旅 2015-2023

在因伤缺阵后,麦瀚文在2015年以成年人身份重返武术比赛。接下来的八年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场修炼之旅,这让他在技术和思想上逐渐成为一名真正的运动员。“这些年来,我对比赛的整体看法发生了变化,”他表示。“作为一名青少年运动员,我渴望获胜并击败某些运动员。但随着我的想法的逐渐成熟,我意识到这不是一种健康的心态。”

麦瀚文的世锦赛之旅从雅加达开始。“2015年雅加达世锦赛是在我休养了4年后重新登场,”他说,“2010年第三届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期间,我的前交叉韧带断裂。在那段时间里,我做了两次手术来修复膝盖,同时也完成了大学学业。我对自己有很高的期望,尤其是在我当青少年运动员的时候,我的目标是成为第一个在世锦赛上获得武术套路奖牌的英国运动员。”

“然而,”麦瀚文继续说,“我没有预料到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比赛标准提高得有多快,也没有预料到成年组的难度技巧有多么不同。除此之外,我现在是一个有全职工作的成年人,每周只能训练一次。现实情况是我是一个武术业余爱好者,但我的目标是一个全职的职业运动员才能实现的。我给自己施加了太多的压力,而无法实现这些雄心壮志,导致我在赛场的表现远低于我的最佳水平。”

麦瀚文说,直到新冠疫情期间,他才开始真正改变自己的想法。“我在上海的表现相当不错,”他说,“但难度和A组的出现了失误。但是疫情让我转变了想法。我慢慢开始意识到,我的幸福和目标应该来自于我的训练和我对武术的奉献——我可以控制的东西——而不是分数或奖牌——这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我将这种变化归因于黑猩猩悖论的引入,这是一种自信和快乐的心理模型。一旦我真正接受了这一方法,我会感到一种巨大的解脱感。我来到了沃思堡比赛,在这里度过了我最快乐的时光。”

尽管在2023年处于最佳精神状态,麦瀚文仍然必须克服一些身体障碍。“老实说,”他说,“这是我经历过的最艰难的准备之一。我在三月份做了手术来改善腹股沟疝气问题,这让我无法参加训练。伤病恢复的时间比我预期的要长,以至于我不确定我是否能参加比赛,我也确实打出了一些非常低的分数。最重要的是,自从搬到伦敦,我不得以开车300多英里(单程约3小时)去训练。从身体、心理和经济角度来看,通勤的成本,加上伤病的困扰,使这一年变得非常艰难。”

麦瀚文补充说,“我不得不从武术训练中抽出大量时间专注于康复训练,然后再回到训练场上,花几个月时间逐步恢复难度训练,特别是马步落地。我每周只有周六训练一次,所以每次训练都很重要。在飞往达拉斯的前一个月,我还得了新冠肺炎,但这也于事无补。”

当麦瀚文到达德克萨斯州时,他与他的许多练武术的老朋友重聚,并与深深支持他的英国队一起旅行。在疫情长期中断比赛后,世界武术大家庭重新团结起来,这一切变得更有意义。“沃思堡世锦赛的武术水平非常高,”麦瀚文说。“对我来说,在总体水平继续上升的同时,顶尖国家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差距已显著缩小。似乎每个人都利用了疫情时间刻苦训练和钻研训练,这也体现在了比赛结果中。”

“对我个人来说,”他继续说道,“我只想去达拉斯和我的队伍、我的家人一起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在那里度过最美好的时光。最重要的是,我想享受这段经历。当我打完长拳后,我不得不承认,我终于可以用一场拼尽全力的比赛来回报迈克和我的家人为我付出和牺牲一切,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剑术和枪术的比赛是我有史以来最平静的比赛,这让我发挥出了最佳水平。”麦瀚文的最佳水平体现在他有史以来的最高分上——在剑术中得了9.746分,排名第四,在枪术中得了9.723分,排名第六。

回忆时,麦瀚文说:“由于我们严重缺乏训练时间,我们的目标一直是最大限度地提高A组和C组的分数。所以,老实说,分数公布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注意到B组的分数或排名。直到每次比赛结束后,我查看完整的记分牌和我的成绩,然后被告知我打破了全国记录。当然,现在回想起来,我非常自豪,但我最自豪的是在那里的表现和旅程。”

闪耀 世界运动会

在沃思堡世锦赛的前一年,麦瀚文代表英国参加2022年在美国伯明翰举行的世界运动会,他以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在剑术和枪术全能比赛中获得了第四名。这一精英赛事为麦瀚文提供了不同的比赛体验。“我在世界运动会上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他说。“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有声望的比赛,在这样一个大型的综合赛事中,整个城市都在举办活动——这是我参加过最接近奥运会的赛事!最重要的是,在疫情之后,在赛场上看到这么多熟悉的面孔真是太好了。”

麦瀚文继续说道,“这次比赛感觉比世界锦标赛更温馨和亲近。我非常荣幸能够代表我的国家,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运动员之一。当然,比赛的水平非常高,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全能项目的比赛,这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历,尤其是当我在第一场比赛中出现失误的时候,我学到了很多处理这种情况以及调整自身的方法。这是我第一次来美国,随后我们去了佛罗里达州的迪士尼乐园,这一直是我的梦想!”

武术在英国

麦瀚文自2003年以来一直是英国队的成员,在他漫长的武术生涯中,他与他们一起旅行和训练。他说,“这些年来,英国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只有我一个人,到人马齐全的团队。武术在英国从未流行过,也没有充足的资金支持,所以运动员、俱乐部和教练总是来来去去充满变化。训练和比赛在各方面都是需要付出很多。然而,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除了我的家庭之外,有两个人始终存在,那就是我的教练迈克和史蒂夫·科尔曼,史蒂夫是一名从2003年以来一直和我一起训练英国运动员。没有他们两个,我肯定不会有今天,英国武术队也不会有今天。无论是地区性比赛还是世界级比赛,我的父亲从未错过任何比赛。所以我总是和家人一起比赛。”

麦瀚文补充说:“全英只有一个练习武术的场地,位于德比,五名现有成员(我、Steve、Zac、Huicong和Ashley)构成的一个团队在周六共计穿越1000多英里来训练2个小时。这是迄今为止我参加过的最敬业、最有才华的团队。这支团队有大量的人才和丰富的经验,我很高兴每周都能和他们一起训练。去达拉斯的时候,我们有着不可动摇的团队精神和轻松愉快的氛围。我以前从未在任何团队中享受过如此多的乐趣、舒适和专注。”

自2003年麦瀚文开始他的运动生涯以来,武术在英国和欧洲稳步发展,取得了许多成就,但同时也仍然面临挑战。关于这些挑战,他说,“当我第一次开始比赛时,我们有许多英国青少年运动员参加国家级比赛,并参加了最初的几场欧洲青少年比赛。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运动员越来越少。我认为主要的问题是缺乏俱乐部和教练,特别是有国际水平和高水准赛事经验的。在2010年我最后一次参加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之后,英国队直到去年2022年才再次组建了国家青年队参加比赛。”

麦瀚文补充说,“谢天谢地,我们现在有一群非常有天赋的青少年运动员,他们定期训练,有惊人的潜力进入高水平组。这是迈克和其他几个俱乐部近年来共同努力的结果。这些年来,作为运动员,我们得到的财政支持很少,大部分费用——训练、旅行、运动服——都得自己掏腰包。随着对竞赛费用的一些捐助,最近情况略有改善。归根结底,如果没有资金,这项运动就无法在这个国家发展,因为无论水平高低都没有什么支持。”

“所以在这方面,”麦瀚文总结道,“我认为最大的成就是一直能够参加世界锦标赛。考虑到我们缺乏资源和困难的训练环境,参加世界锦标赛已经是一项成就了。但看看我们团队在沃思堡的得分和成绩,我们已经大大超过了我们的训练预期。”

武爱愈深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比赛选手,麦瀚文反思了自他小时候开始练习以来这项运动所经历的一些变化。“我认为,这些年来,整体水平已经有了呈指数级的提高,”他说。“随着互联网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人们能够比以前更快、更方便地改善他们的训练、状态和技术。资源的可获取性要高得多。我记得在互联网上学过课堂之外的规定套路。”

“最大的变化,”麦瀚文继续说,“是引进了难度分。武术从此不一样了,难度分极大地提高了比赛标准。我真希望我能至少参加一次没有C组得分的世界级比赛。不是我不喜欢难度,而是我更喜欢武术的动作和技术,而不是跳跃。按照目前比赛规则,你必须非常重视C组的训练,尤其是在训练时间有限的情况下。”

我们问了麦瀚文关于他选择长拳、剑术和枪术的原因。他回答说,“我想,我从第一天起就自然而然的适合这些风格。当我是一名青少年运动员的时候,我确实在棍术和枪术之间犹豫过,但是随着我动作的成熟,很明显,在身段和节奏方面,枪术更适合我的风格。我不确定我是否有现代刀术/棍术所呈现的身体条件和力量性。我喜欢剑和枪的动作和技术,尤其是刘庆华、贾平、赵长军等80年代的老流派风格——在达拉斯与赵长军相遇是我人生的一大亮点!现代武术中仍然存在着剑和枪的纯粹性,我喜欢尝试将这种纯粹性融入我的套路中。”

麦瀚文补充道:“我以前参加过传统套路的比赛——朴刀、醉剑、螳螂拳、八极拳。结束比赛后,我想探索更多的传统风格。我一直想学陈式太极拳!”

感谢 一路并肩

我们询问了麦瀚文在整个武术生涯中的教练情况。许多运动员经历过多个教练,或者去中国的训练营待上几个月来提高他们的武术水平。然而,麦瀚文一生只忠于一个人。他向我们讲述他非凡而敬业的教练。“迈克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的教练,我从未在其他地方训练过。没有他,我根本就不会成为现在的我,也不会有我现在的成就。从我5岁起,他就是我武术和人生的导师。当我们开始为第一届全国锦标赛训练时,迈克说只要我和他一起训练和比赛,他就不会向我收取教练费。过去20多年来一直如此,他不向任何英国队队员收费,也没有从教练工作中获得任何经济利益,仅仅出于对这项运动和他的运动员的热情。”

麦瀚文补充道:“老实说,我觉得在我隔壁的镇上有这么一位专注而有天赋的武术教练是命运的安排。他对细节有着难以置信的关注,并愿意为了追求正确的技术而将动作分解得很细——在他的车库里待的数百个小时可以证明这一点。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在我的武术编排中,迈克常常是一些更有趣的编排想法的幕后推手。我认为我个人和英国武术界真的很幸运能拥有他。”

作为一名武术运动员,麦瀚文的家庭也是他的支柱。“从一开始,”他回忆道,“我的家人就全力支持我的训练和武术理想。我的父亲在大学期间是一名排球运动员,所以他知道实现武术梦想需要什么。他花了无数个小时开车送我训练,并且在我旁边和我一起环游世界。我不愿去想这些年来我的家庭花了多少钱来资助我的事业,他们帮助我度过了黑暗时期,并且从未试图阻止或强迫做违背我意愿的事情,虽然我妈妈在2010年看到我前交叉韧带断裂后,不愿意看我比赛了。我姐姐也是我在困难时期可以倾诉和接近的人。我想不会有比现在更好的家庭了,没有他们我就无法获得现在的成就。”

麦瀚文生活在伦敦,一生都对电影充满热情,他有机会也有雄心将自己的武术融入表演生涯,他出演了《世界末日》、《古墓丽影》和《伦敦黑帮》等影视作品。他告诉我们他是如何开始电影生涯的。“我曾经在当地的一家体操俱乐部——德比体操俱乐部训练。俱乐部的成员——现在是世界上最好的特技演员和动作导演,他们当时在《世界尽头》工作,需要一些年轻的演员来演打斗场面,所以我被邀请参加此次制作。那是我第一次参与拍摄,对我来说是梦想成真的机会,我甚至进行了一些武术表演。特技导演是已故的伟大的布拉德·艾伦,他是武术界的知名人士,也是一位令人难以置信的表演者。”

麦瀚文补充道:“在过去的几年里,我非常幸运地与业内一些不可思议的人共事并向他们学习。《伦敦黑帮》是一个特别的亮点,与加雷斯·埃文斯和他的团队合作是我的荣幸。我不确定我现在是否有资格说我正在电影中推广武术,因为我还在这个行业中摸索,但我当然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做到。电影是我迷上武术的主要原因之一,我希望跟随伟大的武术明星的脚步。是时候将《黄飞鸿》重新启动了!”

动人生

对于许多长期致力于武术的运动员来说,这项运动可以改变生活,既会带来令人欣慰的个人经历,也有身体上的挑战。“我的一些最亲密的朋友来自武术界,”麦瀚文说。“我认为,20多年来,我们分享着同样的激情和艰辛但却没有联系,这是不可能的。在欧洲,有一个小的竞赛圈,随着时间的推移,看到同样练习武术的人,你们会自然而然地成为朋友。当然,Instagram和社交媒体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非常容易地与来自世界上更远的地方的朋友保持联系。”

麦瀚文在反思他的武术生涯时说:“克服前交叉韧带损伤,同时过渡到成年级别的比赛是非常困难的,从训练中抽出这么多时间,重返校园并回到训练中是困难的。然而,我认为最大的困难是在伦敦生活期间平衡竞技训练和工作,一部分是为了资助武术训练,另一部分是维持关系和社会生活。所有业余运动员都面临着这些困难,但是能够在保持精神健康的同时保持运动寿命是很难实现的,这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持续过程。如果没有我周围巨大的支持,我是不可能做到的。”

麦瀚文补充道:“我认为作为一名武术运动员,最大的乐趣就是挑战。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为完成最高水平的表现而付出牺牲和付出是值得的。我也认为,在我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回报武术圈子是非常令人欣慰的。无论是支持我的队友,指导青少年学生还是分享知识,能够利用我的经验帮助他人实现目标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到目前为止,我在武术方面的最佳经历是上届世界锦标赛。就个人而言,这是我参加过的最好的比赛,但更重要的是,这是和团队一起的旅程。看着每个人在武术场上取得成就,每个运动员都在训练中付出了很多,能够看到这些努力在比赛中得到回报是最棒的感觉。”

当麦瀚文不训练也不参加武术比赛或拍电影时,他在伦敦做物理治疗师。他说,“我成为理疗师主要是为了治疗我的武术损伤!我选择专门在数字肌骨领域,以帮助提高我康复和练习武术的能力。因为我们一周只训练一次武术,所以我的其余大部分训练都是在健身房进行的,以力量和体能为主。我试着在我拥有的空间里尽可能训练武术。有物理治疗的背景有助于提高治疗的效率,这样我就能最大限度地利用我们仅有的一点时间。尤其是对于业余运动员,我大力提倡力量训练,并尽可能地推广这些习惯。我们要科学地训练,并且努力地训练。”

麦瀚文补充道:“平衡工作、生活和培训一直很困难。几年前,我开始自己创业,这样我就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进行训练,并按照自己的时间行事。虽然这给了我更多的自由,但也带来了其他的限制,比如财务压力和不规律的工作生活。我发现确保有时间放松和享受生活是很重要,但有时候我还是不能很好地平衡这两者。武术基本上花费了我大部分时间。但除此之外,我喜欢尽可能多的和我的伴侣艾茹在一起,无论是在外面吃饭还是在家看电影,我们还有一只仓鼠要照顾。当然,还有看电影,我喜欢尽可能多地看不同的电影,也喜欢上表演课。我明年的目标之一是创作并拍摄一部自己的短片。”

麦瀚文回忆他的武术生涯,以及畅想他的未来。“武术成就了现在的我,并且将以某种形式永远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认为它教会我最重要的事情是,实现目标需要强大的韧性和决心。我希望我能把这些带进我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不久的将来,2024年将是非常繁忙的一年,10月份的武术套路世界杯让我非常兴奋,我还有可能在5月份重返欧洲锦标赛。同时,我也想尽可能地支持青年队备战文莱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

麦瀚文补充道:“展望未来,我只想继续给自己最大的机会来发挥自己的最佳水平,最重要的是,享受这个过程。我不知道我还会参加多少次世界锦标赛或比赛,也不知道我会得到多少分数,但当我回顾过去,我可以说我每次都尽了全力,那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对于英国武术的未来,麦瀚文也有一些明确的想法和计划。“我也想尽可能地发展和保障英国武术的未来,不管是我的经验来指导下一代,还是为运动员争取更多的资金,”他说。如果我能在指导过程中提高英国武术水平,那这一切都值得了。我将永远是英国武术的一部分。我现在不知道我是否想开一家俱乐部或成为一名裁判,但我会一直参与其中,并在退役后为国家的运动员服务。”

麦瀚文总结道:“虽然武术场地上只有一个人,记分牌上只会出现一个名字,但这需要团队和家庭在背后支撑。我所取得的一切都归功于最好的团队和家庭。我真的希望我们能继续提供这种环境,来帮助英国发展武术。”

国际武联全球合作伙伴

国际武联全球赞助商

国际武联全球供应商

受认证(合作)机构